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看门狗(连载10)—军火商捡了一个满嘴粗口的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正文:

回程颠簸了一个多小时,James和steve都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不知不觉小睡了片刻。直到steve觉得大腿发酸,司机正好也在门口停好了车。


拒绝了steve搀扶的James裹着那件有点过大的风衣,在众人讶异的眼光中一瘸一拐,捂着手腕走进大厅。事实上作为有头有脸的帮派成员,很少有机会看到这种场面,大家都披着生意人的外皮,就算铲除异己也都是不留痕迹地斩草除根。身体上的毒打那是街头小混混的把戏。


所以看着昨天还好好的人,今天像被扒了一层血肉,浑身泛着淤青,像行尸一样走进一尘不染的大厅,这确实很少见。


natasha得到消息之后就一直在等候。人是从她手里被劫走的,她找不到理由去休息。当她听到了响动便快步出门迎接。


“what the hell!他们连你也打了?fuck,这帮畜生……” 看着走到面前,表情凝重的natasha,身上绑着固定夹板和多处擦伤,James表示出十分的不解。


“……” natasha一下语塞,瞟了一眼他身后的steve,悄声问道:“人没事?”


steve露出了一个疲惫的微笑,微微点头:“没事,我检查过了。”


natasha这才仿佛卸下重担,她不是善男信女,她也是子弹底下长大的,什么手段也都见过。


“肩膀是被你踢出去的时候脱臼了,擦伤是滚下隔离带造成的。看在你被揍的半条命都没了我先不跟你算账。” natasha说着便轻轻扶着James走上了楼梯,回头看steve的时候,steve用口型对她说了一声“Thank you.”


即使嘴上再逞强,steve也看透了James的心高气傲,被毒打了一夜还能撑着不让steve搀扶。幸亏组织里有个同样看透了James的女性。


进了屋James就瘫倒在自己的沙发上,他的伤远比自己形容的要重得多。早已安排好的私人医生迅速地开始清理着伤口。昏昏沉沉睡过去的James被医生剪开了裤子,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了全身,能看出来有些是棍棒造成的,还有拖拽的伤痕。跪了一夜的膝盖有些化脓,左手骨折还好治疗及时。


steve自从离开了少年看守所就没看到过这么惨烈的外伤,偏偏这回伤的是自己的人。但是繁忙的公事并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就被sam叫了出去。临走前他让scott和natasha听从指令必须去休息,加强安保人员的人手,只留下两名信任的医生为James包扎,才放心的出了门。


晚上七点不到,steve谢绝了饭局后的酒会邀请,焦急地赶回了家。一路上他不停地看着手表,突然觉得自己的室内有必要装个监控器了。


steve轻轻推开门,不知道是否会吵醒James。书房依旧只开着落地台灯,随着steve关上身后的门,就看到一个瘦长的身影晃动在书柜前面。

“你怎么起来了?”

steve走了过去,从背影看James晃着腿光着脚站在那里,没有了衣服可穿的他依旧只裹着steve的风衣。


James明显是吓了一跳,迅速地转过身,然后松了口气的样子,他的眉骨还是有大片的瘀伤,下巴被踢破了,“我伤的又不严重,最多断了只手而已。” 说着拎起右手握着的酒瓶喝了一口。


“……谁同意你喝酒了!”

steve这才看清,伸手一把抢过酒瓶,James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呛了一口,酒水溢出瓶口洒在地上,“你知不知道有伤不能沾酒?谁他妈敢给你酒?”

“咳……” James边咳嗽边指了指书架旁边的酒柜,里面都是steve平时喝的酒,“什么?!有伤不能喝酒?damn it……对不起steve先生,我真的是不知道,没人告诉过我……咳咳。”


steve把酒瓶放回酒柜,拉着走路还不稳当的James走进睡房让他坐好,然后从床头柜里拿出纯净水递给他,“吃过东西了吗?” 


“吃过了,natasha刚刚叫醒我吃饭然后逼着我服药。”James咕咚咕咚喝着水,顾不上嘴角的伤口,“这件事请您别怪她,steve先生。况且我还把她伤了。”


“你说你不知道有伤不能喝酒,你以前怎么过的?” steve说着倒是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


“啊?我吗?我觉得……我可能让雇佣兵的诊所骗了好久吧。” 

James靠在沙发上发出了几声笑声,丝毫没有自怜反而像说着别人的事,“我们受了伤都是在那里处理的,这没什么,也没人告诉我们不能做什么,就是不允许我们赊账而已,混蛋...不过这也正常,没准儿下次人都炸碎了……处理完也许我们就直接喝醉了睡过去,反正我也打不了吗啡了。” 

James说着往靠垫里又沉了沉,闭上了眼睛。


“哪里疼?” steve不知不觉走过去坐了下来,他没有照顾人的经验,面对James如同面对受伤的小动物,不知如何是好。


“我哪儿都疼……steve先生请您别离我太近了好吗?你身上有威士忌的酒味,我怕我……” James觉得鼻子里钻进了steve身上的酒味,他闭着眼睛舔了舔嘴唇,红色的唇尖给嘴唇染上湿润,像回味着刚才的酒精的味道。


steve第一次听到有人让自己离的远一些,他干脆直接坐到James旁边,然后撑着手看他闭着眼的样子。这下James不用睁眼也闻出酒味离自己更近了一步,他轻轻地快速嗅了嗅,侧身陷在沙发里,烈酒的气息就在他头顶上。


当steve决定起身的时候,James的右手突然拽住了steve的黑色领带,慢慢一圈一圈绕上自己的手腕。他疲惫地睁开眼睛,看着steve的脸一点点靠近自己,带着烈酒的气息。最后他咬住了steve的舌头,仔细地吻着每一处唇齿,品尝着带有烈酒芳香的舌吻。


steve就知道James要做什么,他可从来就不是一个守规矩的家伙。他感觉到James灵活的舌头划过齿边,舔舐完自己敏感的上颚之后,吸走了自己的唾液,将混在一起的液体流进他微仰的咽喉。


“真是连一丁点儿酒精都不肯放过,伤成这样......bucky,你太贪婪了…” steve躺在沙发上,从背后环抱着James的上半身。他的动作很轻,无处放置的手指最后只好摸着James的脖子。

“……别碰,我今晚不行……steve先生……” James嘴里说着,脖颈却后仰靠上steve,喉结一上一下抖着,眼睛里又开始失去了焦点。


妈的,就算自己被打成了这幅德行,James还是忍不住凑近想去吸steve的气息。fuck,这个男人不仅是自己的毒品,还他妈是酒精。

“我当然知道你今晚不行,我给你足够时间养伤……” steve看着James向后靠着的线条,只好强迫自己转移目光。


“steve先生,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James睁大了无力的双眼,蹭着steve的下巴。

“你先说。” 这已经是steve最大的让步。

“别追查了,您知道是谁干的。” James难得今天没有那么多脏话,他没有力气去说多余的话了,“作为您一个手下,受伤挨打都再正常不过了。皮尔斯估计不知道这事儿,他儿子干的事,没必要闹大。”

“你果然跟我想的一样聪明,bucky。” steve心里有点堵,这不像James的作风。

“所以我也不想变得那么特殊……特殊的感觉会让人软弱。” 

James今晚难得的安静,让steve陷入沉思,“我考虑一下你的建议。”


听着steve的答复,James挪动了一下身体,呼吸开始平稳下来。steve不想打搅他,便拉起James软弱无力的手,看着指尖布满细细的划伤,想起他腿上的伤痕,目光开始凝重起来。


“他们把你从车里拖出来?” steve疼惜地握紧了James的手。

“嗯……” James居然笑了,他是真的不在意受伤的,“steve先生……您查过我了?”

“你当初为什么从孤儿院跑出来?” steve也没打算隐瞒。

“我要说是因为吃不饱,您会笑话我吗?” James又笑了。

“你生气了?” steve说完觉得有点尴尬,以他的立场去调查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难道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不气……” James将手腕转了一圈,十指交叉握住steve的手,他觉得今晚自己有点失控,身体的疲惫也打碎了意志,“以我的身份,没有资格跟您生气。孤儿院会卖掉长大的孩子,我可不想被卖给什么有钱的富商……妈的,现在还不是把命卖给了有钱的富商……”


“那你还打算再跑一次吗?” steve觉得今晚的James格外不同,体力的不支令他暂时收起了满身的尖刺,十分意外流露出的是脆弱的一面。

“自愿的……跑不了了……” James迷迷糊糊地开始犯困。


“到床上睡去。” steve看着他包扎好的左手腕,有些心烦。

“不……我有工作……” 说着稍微拉着steve的手背,靠了靠风衣的内侧。

“都他妈什么时候了,你睡觉还戴着枪!”熟悉的 冰凉的触感,明显是那把消音枪。

“我的工作……” 话音落下James就没有了反应,他的体力已经耗尽。沉沉地睡在steve怀里了。



然而五个月之后的一次会面,steve还是食言了,特殊就特殊吧,去他妈的。


James的左手已经愈合了一半,简单包扎就可以出门。他依旧跟在steve身后,作为副手出席了同皮尔斯的会面。皮特站在James对面丝毫不惧,他知道James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立场主动挑起战争。然而令皮特意想不到的是,揍他的是steve。


steve在和皮尔斯礼节性的握手之后,便一个转身一拳砸在了皮特的脸上,这一记重拳稳准狠地砸在皮特的左脸,瞬间跪倒在地血流不止。皮特身边的保镖下意识地将steve的拳头挡开,James听到了细微的骨骼错位的声音。


“fuck!”

steve只感觉身后的James像一只迅猛的豹子,箭步后腿一蹬就窜了出去,戾气从眼底闪过。


他见过James想杀人的模样,但是这是第一次他看到James发怒的样子。James绕过了地上的皮特,拽着保镖的衣领直接按倒在地,挥起右拳就一通猛砸,这股不要命的气焰令周围的保镖竟然下意识退了几步,因为James流露出的架势是真的想活活揍死手底下的人。


steve慢慢活动着轻微错位的手腕,眼神也随着James的动作而越发浓郁,steve见过James跟别人动手,但是从没有一次下手这么狠毒。

这一刻Steve有点开心,溢于言表,口是心非的小混蛋,到底还是架不住本能。


James一直打到按着的人没有了动静,才缓缓地起身,从始至终都没有看皮特一眼。他的私人恩怨早就不记得了。


被保镖扶起来的皮特吐出一口鲜血混着断掉的牙齿,站稳后轻蔑地看着James的脸,“steve先生真是养了条好狗,bitch。”


James这才回头看了皮特,不仅没有发怒反而翘起了嘴角,笑着看了Steve一眼,回头对着皮特说:“It's my honor.”


评论(26)
热度(634)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