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看门狗(连载12)—军火商捡了一个满嘴粗口的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正文:

James这次长了记性,和steve一起在车里足足收拾了一刻钟,从衬衫到裤子再到领带袖扣,都确认和出门并无两样,才把车门向后滑开。下了车之后James微微弯腰,用左手挡在车门框的上方,待steve一步迈下之后再使劲拉回车门,锁紧。


James总是站在离steve一步远的斜后方,他这次连头发都重新打理了一下,脸上的潮红也已褪去。两个人毫无交流的走进一楼客厅,毫无例外的看到了natasha及另外两个人在一起谈笑。


“还没到家消息就收到了,你把皮尔斯的杂种儿子给揍了?这么痛快!” Sam拍着手大笑,他其实早就看皮特不顺眼,早期有过接触,皮特对有色人种的歧视完全摆在脸上。


“你的线人还真是遍布天下,我只是给他个教训。合作终止吧,反正双方都没什么诚意。” steve倒是很坦然,貌似这件事本在计划之中。


“我可是听说bucky把皮尔斯手下的人给打残了?你们俩这是串通好的吗?就为了终止合作?” scott刚刚就在说,这完全是他老哥的计划,Sam表示同意。


“这件事……bucky你亲自解释一下吧,你闯的祸自己承担。” steve知道一般有别人在场的时候,James都很少说话,除非自己要求他开口。


半响,James不抬头看着地板,他的表情冷酷且透着邪门的美丽,慢慢给出了一个所谓合理的解释,“他打了steve先生的手。”


“WOW~多么冷酷无情的副手。” natasha吹着口哨赞同着,“所以你闯祸了steve是怎么教训你的?在车上用互相交换领带的方式作为惩罚手段吗?” 说着用手来回指了指两人的领带。


James最终还是认命了一样似的闭上眼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Damn it……” 


steve看着身后的男人脸色涨得绯红,一句话都不说的样子,真的是要命的可爱,完全不像是在车上直接冲皮特比中指的那个性感火辣的男人。steve走过natasha的身边时,拍了怕她养好的肩膀,笑着说:“记性不错。”


“谢谢,别忘了他的衣物都是我挑的。” natasha脸上有一种很得意的笑容,性感的眉毛挑起一个完美的弧度,“但是你戴上也不错。”


这一个礼拜过的格外平静,皮尔斯那边没有新动作,皮特也没有再找麻烦,难得steve每天晚上都能跟大家一起吃饭,有时候这种氛围让James恍然有了一种家人的感觉。


当身边的人很多的时候,James总是比较沉默的那个人,存在感并不高,但是scott真的总是很喜欢挑起他的话题。


“嘿哥们儿,上次bucky陪我去给纹身补色,这家伙居然心血来潮也搞了一个。他光着半个屁股趴在椅子上的样子,我简直……我真应该拍下来给你们看看哈哈哈。” scott用手撕开法棍面包,对着Sam豪迈的大笑着。


“……really?真应该拍下来,哈哈哈哈……所以你是纹屁股上了?” Sam笑着皱起了眉,笑得James觉得很想揍人。但是James只是低头喝汤,并不打算做回应。


“大家都是男人,给我们看看哈哈哈。” 说着scott就摇晃着James单薄的肩膀,好像要把他晃散架了。


“别闹他了scott。但是我可以透露,那玩意真的是辣透了。” steve笑得眉飞色舞,James心里也想给他比中指了。


每次James一筹莫展不知如何脱身的时候,steve总能帮他终止尴尬的话题,不管结果如何,对此James心里都一万个感激不尽,他可不像给别人看自己的屁股。


晚上吃完晚餐,大家也就各自散去,一般scott会去射击场打靶,Sam需要大量时间去联络线人,natasha最像个普通人,大部分时间会回房间看书。一切就像是正常家庭,除了房间各处机关角落里随时能摸出的手枪。


steve从上次的事之后,就开始对James的人生有了莫名的好奇。晚上总是抱在一起听James聊天,James也只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说的话才特别多,这点steve也发现了,说心里话还有点儿颇为自豪。


此刻James泡在浴缸的热水里,看着自己快痊愈的左手。被打断手骨的回忆历历在目,对面的男人双手持棍举过头顶,铁棍落下响起骨头断裂的响声。突然浴室的门被打开,steve大大方方的走过来坐在浴缸边上,用手撩拨着水花。


“想什么呢?手又疼了?”

steve拉过James的左手细细端倪,从外观上看已无大碍,但是几个月前触目惊心的惨状依旧挥之不去。


“早就不疼了,我又不是女人。” 

James笑着把手抽了回来。虽然他早就没什么可掩饰了,但是突然光着被steve这么注视着,还是有一丝尴尬。James说着就收起膝盖,坐在水里,“您进来做什么?steve先生。”


“没什么,就是刚刚scott给了我点儿东西,提醒了我。我们应该开诚布公的谈谈了bucky。” 说着就从西服兜里拿出来一个小小的瓶状物递给James。


James看了一眼就笑了,“shit……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儿?steve先生我不识字。”


突然反应过来的steve眯起眼睛,将James美好的肉体从头到脚尽收眼底。突然将不安分的手伸进热水里,向下摸去抓住了James的下体。突如其来的动作让James应接不暇,身体猛地震了一下,赶紧抓住了steve的手,急促地说:“wait……您最起码……”


steve很喜欢看James这种想压抑但是又忍不住的表情,他低声问着:“最起码什么?tell me……”


“最起码……您先把衣服脱了……” 说完James也笑了,“……我他妈这种时候还在担心弄湿您的衣服,fuck!”

 


第二天两人穿好了西装,收拾好准备下楼的时候,楼下的sam却焦急地跑了上来,一失常态,他手里拿着一份传真,气喘吁吁地喊了一句:“scott被算计了!”

steve气疯了,自己的亲弟弟在眼皮底下被人暗算了。

他在会议室里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几个地区的负责人吓得一句话不敢说。sam捡起被steve扔在地上的资料,有些事他必须报告清楚,“今早scott在龙虾湾那边负责接货,货物很普通,我们走的正规海关,查不到什么。但是突然就有一队人马持枪抢劫,发生了小规模的枪械火拼。”


steve已经冷静地坐下来开始看着线人收集的资料,示意sam继续说下去。


“本身整件事情都没什么可深究的,火拼现场双方各有伤亡。但是海关刑警赶来的时候,居然在现场发现了条子的尸体。法医鉴定死者死于我方的枪支。现在scott已经作为械斗领导者被送进了临时监狱。”


“如果只是枪战我们不会这么麻烦,妈的!居然有人设计scott,有警察的尸体就麻烦了……” natasha紧紧攥着手里的纸,“就算是走正规程序也要四五天我们才能把人弄出来!sam你看看我们怎么能加快速度。”


“不能让scott在临时监狱,狱警即便被我们买通,那里面的罪犯也多的是亡命徒,反正也出不去了还不如干一票。” 一个负责人说道。


“是的,牵扯到了警察死亡,就算我们打通了关系,也要走程序,最少也要两天。这两天scott就有危险。” sam的线人刚刚发来消息,最少最少也要两天。


“这件事大有蹊跷。皮尔斯想卸掉我的左膀右臂。”

 沉默了半天的steve终于开口了,他不停地转着手里的钢笔。即使他的势力范围再大,涉及到司法机关的谋杀案,也不可能马上把scott弄出来。毕竟有些程序太公开了,不得不按部就班。


“除非我们也将计就计,弄个人进去。” sam这时候突然提出了一个计划,“只要里面多几个咱们的自己人,scott就多一分安全。”


“good idea~但是你觉得谁能去?能保护他的哪个不是熟面孔?” natasha不得不佩服sam的智商。


“……当然是我了。” 

站在一旁的James往腰里别了一把手枪,走了出来。


“不可能,你不行。” steve冷着脸看都不看James,直接就拒绝了他的提议,“Sam你马上多安排几个靠得住的手下,即刻把我们的人送进去。”


“steve先生,您相信我吗?” James把手放在了steve的肩膀上,“除了我以外,别人保护不了您的弟弟,况且……别人不一定绝对忠诚。您不能冒这个险……”


“bucky……可是我也不想再冒险……” steve揉着眉头,后半句话被生生咽了下去,咽喉一阵血腥。

Sam说着就接了一个线人的电话,转过身立即跟steve汇报,“皮尔斯那边有动作了,他们的人进去了。”


“请别犹豫了steve先生,我就是最佳人选。我知道进去会有危险,我知道您...不忍心我去冒险,但是现在我们太被动,shit...我会像保护您一样,去保护scott先生。” 

James说着对Sam轻轻点了点头,Sam无可奈何地回应了一下。


所有人都知道James进去之后,处境可能会比scott还危险,没有人敢做这个决定,一切都在等steve点头。


“别他妈浪费时间了好吗!Scott先生下一秒也许就死了!您说的!两天,就两天,两天后我发誓带着scott先生,安全的一起回来。”

Steve一言不发,咬紧了牙。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要亲眼看着James深入险地,还是自己同意送James进去的。一路上Steve都在抽烟,烟蒂掉了满地,James一根一根地捡起来放进烟灰缸里。黑色轿车停在临时监狱的高高的水泥墙之外,这里面就是另一个无法无天的世界。James利落地拉开车门跳了下去,被steve一把拉住。


“bucky!我不想后悔。” steve突然紧紧地抱住James,“别去,我后悔了,你哪儿也不能去!”


“steve先生,您在害怕什么?” James依旧笑着捧起了steve的脸,“怕我被人上了还是怕我死?您这样我会看不起您,就不能相信我的能力吗?我有的是办法保护自己。”


“叫我steve。” 说着狠狠地吻上James的嘴唇,心如刀割,“两天,我要你毫发无损的回来,不然我就亲自宰了你。”


“那就等我毫发无损的回来之后,再改口吧,我的steve先生。” James留恋地摸着steve的脸,用手搂住steve的脑袋和后腰,深深地亲吻了几下,贴着steve的鼻尖轻声笑起来,“别怕,亲爱的,我会保护好scott先生和我自己。两天之后我们再见。”



 

评论(33)
热度(645)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