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看门狗(连载15)—军火商捡了一个满嘴粗口的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提示:全篇没有叉冬,感情线肉体线就盾冬这一条,CP不拆不逆,放心食用。但是有侮辱性语言,严重洁癖者慎入。


正文:

scott和James被自称“计算机天才中的天才”的Tony带着躲进了排风间,这里确实适合藏匿,风扇声掩盖了谈话的音量。在里面还有一个排风机的供电设施,Tony打开了铁门侧身闪了进去,将电脑跟供电设备链接起来。

 

“你是怎么找上我们的?” scott拆开绞绳,用布条给James的上臂做了简单包扎,压住流血的血管用布条系紧。还好刀口不深,看样子回去不会惹怒steve。

 

“嗯哼,这个嘛,黑进Ncekskin的囚犯入狱记录库,就跟呼吸一样简单。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你就是scott?” 叫Tony的人看起来毫不在意,看了一眼scott就自顾自地敲打着键盘。


“你到底是谁?” James并不希望节外生枝,特别是分不清对方是敌是友的状况下。尽管对方帮了大忙,也没有收起敌意。


“喂喂,冷静冷静,我只是每天都习惯浏览一下政府的机密而已,在这儿服刑的日子太无聊,又没什么机会跟Jarvis搞破坏。这里每天进来什么罪犯我都知道,从scott进来那天我就留意了,你没有留下案底,然后跟着你进来的人也同样。稍微调查一下就知道是帮派恩怨,我只是选择有胜算的一方,再施以援手而已。”  Tony看上去并不像一般的服刑人员,他的衣服干净并且配套,丝毫没有粗鲁的行为。


“所以你要什么?” James稍微有一点放松下来。


“Jarvis调查了一下你们的背景,除了你,挂彩的甜心宝贝儿,其他人都差不多查出来底细。晚上他们开始动手之前,我就通过Jarvis黑进Ncekskin的电脑控制系统,切断了供电程序,重新设置好密码,强制性的断电7个小时。我真为Jarvis感到骄傲哈哈。” 


scott接着走近几步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因为我不想在这里呆一辈子。我想跟你们一起走。这个人情看你们怎么还了。” Tony说完摘下眼镜,或者说只是一个眼镜框,露出了一双狡黠机智的大眼睛。


“那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 James问。


“厄……罪名的全称是危害美利坚合众国公共安全罪,其实我只是让Jarvis黑进五角大楼和白宫玩儿了一会儿,顺便又看了看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挂单明细……好吧然后又通过暗网买了点放射性金属,我就是好奇而已。最后FBI就把我扔进来了。” Tony无奈的摊手。


“带你一个可以,不过我有条件在先。” James无视了scott拒绝的意图,“我相信你已经调查出来scott先生为谁效力吧?”


Tony点了点头,“steve rogers,罗杰斯家族的人。东海岸的军火库,大人物。你是他什么人?”


“我希望你的出现不是steve先生的麻烦,所以出去之后你这条命就算是steve先生的了。以后跟着我们一起为他效力,同意吗?同意就带着你一起。” James只觉得Tony这个人聪明的过分了。


“虽然有点意外,但是总比在这里呆上一辈子要好得多,成交。我们几时动身?我迫不及待想回到花花世界中去了。” Tony考虑了一下就爽快地答应了。


“五点,从后边走。你记得早点到,带上你的Jarvis。” scott也觉得此时多一个盟友就少一个敌人。


“我是没问题。不过你们现在的处境有点危险,对方大概12个人。被你们解决了一个,还有11个。连带上刚才你们干掉的狱警……很聪明,监视器的死角。” Tony说着就打开了电脑,“Jarvis可以链接上大部分的监视器,让我看看他们在哪儿……哦该死的,有四个人朝着咱们这边过来了。” 说完快速地合上电脑,装进背包里。


scott快速地打开门缝观察,还没有脚步声逼近。James稳住了急忙收拾准备转移的Tony:“听着,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你就呆在这里明白吗?或者找个安全的地方一直呆到动身。我们两个现在该走了。”

说完James就跟着scott从门缝钻了出去,留下了惊魂未定的Tony。



“你为什么自作主张,答应带他走?他的来路我们还没查过。” scott在前面贴着墙前进,James则负责身后。

“我只是没时间跟他废话,出去之后查清楚能留下最好,不能留就直接干掉。” James处理问题的步骤一向干脆利落。说完他看到前面墙壁有个黑暗的凹陷,是个隐藏的绝佳地点,James冲着scott做了个“stay”的手势,示意scott留下,自己蹲着跑过去,再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等待几秒过后,从前面的过道走出一个人影,James起身从后面用警棍直接勒住喉结,往后放倒,scott则快步上前用匕首插入大动脉,血压导致血液从刀口缝直接喷出几米距离,在地上留下优美的一道放射线。一气呵成。


“wait!你真的确定他是皮尔斯的人?” scott捅完了人,站起来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

“what?我他妈怎么确定?我以为你确定!你动手那么快!” James翻了个白眼过去。

“我看你把他撂倒了我就动手了!” scott还在争辩,这他妈要是顺手杀错了人就麻烦了,“搜身搜身搜身……”


James从他身上搜出一把蝴蝶刀,甩开又收起来,别在自己后腰处,“shit,皮尔斯的人只会带刀吗?我他妈又不是扔飞刀的!” 正说着从前面就冲过来两个人,曾经照过面的面孔。他们一边跑一边吹了个响亮的口哨,似乎是互相之间的联系声,然后奔着这边凶神恶煞地跑着。距离不到十米左右,James就真的将后腰的两把匕首当飞刀扔出去了。


两把刀刃都直接刺入胸口,来不及反抗人就倒下了,鲜血快速地殷透他们的囚服,James跟着scott的脚步拼命向前跑。听后面追赶的脚步声来了不少人,要是被围堵在这里就凶多吉少。


通过铁丝网和活动区的时候,四周一片寂静,很明显已经被清过场,更方便捕杀猎物。快速地跑过了一层的囚犯浴室,两个人顺着楼梯爬上第二层,貌似并没有太多可以躲避的地方。scott跑在前面,无路可选只好跑进二层大厅,然而侧门突然冲出来3个人将两人截住了。


James看这些人就是晚上在牢门口的那几个,这时后面的追兵从James脑后偷袭,他只好在对方抄起棒球棍打过来的瞬间蹲下,向后猛地一个扫腿制敌,趁对方跪倒时用膝盖顶上对方的后心,直接两只手按住脑袋随着腰力一掰,咔嚓一声。转过去看后面的scott也解决了一个,但是另外三个人同时扑过去压制住了scott的拳脚。


来不及细想,James捡起棒球棍朝着最高的男人膝盖抡去,先破坏敌人的重心。男人一下重心不稳跪在地上,James转身对着他鼻子又抡来一棍,鼻骨折断的瞬间吐出血沫,整张脸都被打碎了。scott找到机会用肩膀一甩将其中一个亚裔打手甩在地上,不用多言James就跟上补了一棍。


虽然这两个人都是近身格斗的高手,但是几个来回过后体力也在大量流失。
左手的疼痛提醒着James,几个月前断裂的手骨还没有完全长好。面对着来势汹汹的敌人,James也根本顾不上其他,他的左手抖得快握不稳棍子,只记得答应过steve先生的事,不会让scott受伤。

 

 


“停下吧winter,你的左手快不行了,我打赌你已经连棒球棍都快拿不住了。” 身后突然一声枪响,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 一个男人从后面举着一把手枪走了过来,枪口还冒着一缕射击过后的白烟。


听到声音的瞬间James身体一怔,短促而痉挛似的吸进一口气,脚底却像生根了一样死死站住,牙根咬得咯咯直响,抵住下颚绝不回头去看。


“怎么了?假装不认识我了?这几年我可是很想念你呢。” 

说着就慢慢举着枪走近了scott,用枪口指着他的额头,渐渐将遍布凹凸疤痕的半脸转了过来,连生疤痕一直覆盖到耳廓,他对着James阴森地说,“我的脸拜你所赐,这么快你就把我忘了?我的罗马尼亚小骗子!”


“别动他,妈的!” James抬起头怒视举枪的瘦高男人,仿佛想在他脸上开几个洞,“Rumlow,你我之间的是私人恩怨。但是如果你杀了这个男人,我发誓会宰了你。”


scott的目光在这个叫Rumlow的疤脸男和James之间游走,他盯着Rumlow发问:“能把枪混进来,有点本事。你是谁的人?”


“在我和winter说话的时候你他妈最好给我闭嘴,枪万一走火我可不负责。” Rumlow脸上的疤痕随着说话带动肌肉,跟着一动一动。


“winter?谁他妈是winter?他不是叫James吗?” scott也不是被吓大的,他感觉这个男人并不想直接干掉他,想杀他就可以直接开枪,否则不会在这里废话。

“他的昵称可多着呢,呵呵呵,我可是深受其害。winter,看来你的新靠山还不太了解你的过去啊。” Rumlow的笑容只能牵动一侧的嘴角,另一侧的皮肤完全没有了弹性。


“闭嘴。放了他,这个人你不能动。” James面无血色地说,像一只被困住的野兽。


“别这么激动,这个男人本来就是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任务目标……可从一开始就是你啊,呵呵呵。” Rumlow突然邪恶的咧嘴一笑。


“你们他妈到底是谁的人?”scott耐不住脾气准备发火了,这个叫Rumlow的男人引起他极大的反感。


“我们不是皮尔斯先生的人,我们只是为皮特少爷办事儿的,这件事从始至终就只是针对他而已。别以为只有你们会查他的老底,scott先生。” 说完狠狠地朝scott鼻子挥过一拳,倒退一步的scott立刻被身后两个男人用枪口抵住腰后,“皮特少爷一直在查他的底细,顺藤摸瓜才找上了我,这就是命运的安排,fucker!从他当年逃走到现在我一直在围捕他,皮特少爷得知后非常欢迎我,立刻安排我入境美国,让我来亲自收拾他。听说他已经做了steve的婊子,这真是我没想到的。”


说完Rumlow把枪放在枪套里别在腿袋上,冲着James走过去,绕着圈地打量着他,“别动歪念头,我知道你很机灵。你只要敢抢我的枪或者不老实,scott立刻没命,你最了解我的手段了。”


“既然整件事跟scott无关,你们现在把他放了。” James下意识地攥紧了手里的棒球棍。


“当然跟他无关了,他本身只是我们的诱饵,你才是我们要钓的美人鱼,winter。皮特少爷被你惹毛了,他让我好好教训你。这只是专门给你设计的圈套而已。先把你跟steve隔断联系,还有什么比监狱更适合的呢哈哈,我们只是需要弄个steve的亲信入狱就行。而你,为了尽快获得steve的信任和证明自己的忠心,一定会不假思索地主动要求前来解救。我说的没错吧?你这套把戏我太了解了。” Rumlow一圈一圈地绕着,像是审视自己的囚犯一样。


“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放了他。” James蹙着眉盯着前面的scott,用眼神示意不要轻举妄动。


“shit!皮特是活腻了,这次敢玩儿这么大,他太没分量了,fuck!” scott气愤至极,手臂明显鼓起了青筋,“这回steve不会饶了他。”

“scott你先住嘴。” James厉声制止,看着Rumlow的脸,“Rumlow,你把scott先放了,把他送出去。“


“你到现在还在考虑steve的弟弟的安危吗?哈哈哈小可怜虫,你他妈真的太不懂steve了。我告诉你,我估计他一早就猜到了这场骗局的真相。敢在他的势力中心动scott就是送死,十个皮特都不敢动这个脑子。” Rumlow边笑边走近James,“steve比谁都精于手段,但是他为什么不告诉你呢?他为什么不拦着你?因为他早就调查清楚你是个什么玩意儿,发情的婊子送上门谁会不要,他只是利用你而已。而你只是一个下贱的张开大腿把自己送上床,让steve操了个遍,又为他送了命的婊子。” 

scott静静地看着James的反应,但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毫无改变。

 



“说完了?没别的话了就先放人。” James轻轻活动着刺痛的手腕,看来还能活动。

“你就这么相信steve?” Rumlow冷笑一声。

“想放人可以,嘿嘿。” 用枪抵着scott的腰的男人们淫笑着,“皮特少爷只吩咐过别操死你,把你活着交给他。你现在就跪下给每个弟兄舔老二,我们他妈就放了scott。现在把棍子扔得远远的,然后自己跪下。”

“我敢保证你他妈一定是死的最惨的那个,混蛋。” scott笑着对后面的人说。

 


“可以。”

 说完James就使劲把棒球棍抛向远处,将裤兜和外兜翻出,示意没有武器,动作丝毫不犹豫。然后他转过身卑微地跪在地上,抬头扫了一圈所有的人,动手解开囚服上衣最外面的扣子,就像在做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你们决定谁先来?还是一起来?”


“你他妈给我停下……” 

暴怒的scott对着James吼了一声,刚欲反抗就被身后的男人猛地一击劈中后脑,接着一踹也直接跪倒在地,旁边的人则干脆一脚踩住他的后背,压住他抬不起身。


“哇哦,几年不见你可真性感,winter。当年的高傲都他妈是装的吗?” Rumlow嘴上说着,腿上却没有迈步,他只给了手下们一个眼色,周围的几个男人就有点蠢蠢欲动,甚至伸手开始解开裤链。


“不过我有AIDS,希望你们不要扫兴。” 

James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露出舌尖一使劲狠狠咬破,白色的牙齿也沾上鲜红,腥甜的血液弥漫在唇边,像诱惑人的罂粟花。James笑着微微张开两唇,舔着牙齿,展示着血红色的舌头。不用看也知道他的口腔四壁染满鲜血。


“你他妈……怎么可能?你以为我还会信你的屁话?!你就是个天生的骗子!” Rumlow怒不可遏的掐着James的喉咙,下一秒就仿佛要生吞活剥。手指也深深陷入皮肉。


James因为呛气而带着血沫咳着,他两只手同时撸上袖口,展示带着血痕的手臂,“我还有什么不可能?你最清楚不过。你他妈既然毁了我,我也不介意多带几个人一起下地狱!你自己没种不敢做的事就只会让他们送死!” 


瞬间周围男人被挑起的欲望无处发泄,都转化成为怒气,James敏捷地一个起身躲避开致命的攻击,又是一场困兽之斗。scott被压在地上死死盯着眼前的一切,这一次他终于看清了James的身手。


怪不得James总是那么的惜命,因为他的命就是通过自己几乎赌上性命才拼来的。James的格斗技术并不像普通技巧,手段极为阴险,招招指向重要要害和关节,致命并且迅速。但是必须先让自己的身体跟对方接触,所以他每次都先故意被对方攻击到不致命的地方。先是承受住对方的一拳再闪身回来给予致命一击,一来一回之间敌人已放到,自己受没受伤只有James一个人清楚。


倒在地上两三人之后,James听着后面敏捷而熟悉的足音,退步向后猛地肘击,却被Rumlow闪开,接着被Rumlow反向踢在膝窝处。无奈只好用后背撞开Rumlow的钳制,却被Rumlow提前锁住肩膀关节,一个反剪双臂,就将James制伏按在地上。


“别跟我玩儿这套!你知道打不过我,别忘了是谁教你的格斗技巧,是谁教会你杀人求生,你个忘恩负义的小婊子!” 说着便猛地撕开James囚服的背襟,“没有我,你以为你能在军团里活多久?见鬼去吧,你他妈早就该死了!”


“shit!你最好现在杀了我,否则你会后悔!” James支起身子反击,无奈左手的痛处被Rumlow死死掐住。


“你他妈早就该死了!早就该死了!让他们都看看!你身上都有哪些疤是我留下的,我可都记得清楚!” 瞬间James伤痕累累的后背一览无余,即使是时间的修复也没有平复这些伤疤的能力,“这他妈只是我手下的雇佣兵,你早就该认命!”



“这他妈是什么?!” Rumlow高声撕扯怒吼着,然后暴跳如雷的站起来,眼睛因为愤怒变得血红,快要瞪出来,“你找死!你他妈纹身了?谁允许你纹身了?”


James后腰处的纹身仿佛两把利刃插进了Rumlow的眼睛,让Rumlow彻底失去理智。James用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不予理会,冷漠地无视着Rumlow的存在。


“骗子!是谁以前宁愿挨打还捅死了纹身官,宁死也不打上军团的纹身?!是你吧!说什么不想像狗一样没有尊严的被打上标记,fuck!你他妈就是条母狗!” Rumlow回身冲着James的肚子猛踢一脚,发泄着怒火,“fuck!你连字都不认识多少,别说这是steve逼你的?”


“bucky!” 一旁的scott眼中点燃怒火,拳头快要攥出骨头来,无奈全身受制动弹不得。

James捂着肚子颤抖双臂,支起身子,不言不语。


“不说话是吧?还是跟以前一样嘴硬。steve当你是条狗,你就这么发情了是吧?!他操得你很爽是不是?还给你打上了他的记号!” Rumlow揪起James胸口的衣领,他手底下的人只能死在他的手里。


“steve先生没逼我,我自愿的。” James语气毫不软弱,丝毫不想求饶,甚至带着一丝嘲笑。


“混蛋,你自愿的?很好,你真是条忠心的母狗。既然他是steve的弟弟那他活着出不去了!你就是个叛徒!假设一下你的steve先生,知道了你以前的真实经历,你觉得他还愿不愿意继续收留你?!或者我现在就透露点儿给scott,看看他还想不想救你?” Rumlow拔出枪对准了scott的方向。


“我认输!游戏结束,现在把scott放了,然后我跟你回去。” James终于挣扎着站了起来,看向了scott的方向。

 

题外话:

各坑更新顺序已经趋向于……我有没有找到合适的图片……

下篇依旧有一位熟人上线。



评论(53)
热度(585)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