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看门狗(连载20)—军火商捡了一个满口粗话的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正文:

“这情景可真是……令人期待啊,你说是不是,bucky?” Tony眉飞色舞地问着James,机舱内的气氛陷入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尴尬中。


“关我什么事?” James揉着自己的肩膀回答着,“你们都盯着我干嘛?我他妈像演肥皂剧的吗?”


说完James轻蔑地哼了一声,咬着下嘴唇看向机舱外,轮廓分明的下颌透着一股少年感特有的硬气和倔强。


“好了,话题到此结束。记得我跟你们说过的话。到了西岸就要尊重这里的规矩,把不值钱的自尊先收进口袋里,做正确的事。” steve掐掉了手中的雪茄,泰然处之地说道。


James现在已经知道‘做正确的事’是罗杰斯家族的一句行话,它意味着接下来的事情,需要把家族利益放在绝对首位。



十分钟后飞机开始缓缓下降,最终平稳地停在旧金山太平洋高地的私人飞机场,所处的地点是整个旧金山视野最好的地区。因此自二战以来就吸引了大批富人在此建房定居。即使在经济大萧条期间,也没有影响美国各大行业的垄断巨头和老派开拓先锋来此彰显身份,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区”。


随着舱外的台梯缓缓落稳,首先是Clint举着伞出现,将穿着红底高跟鞋的natasha扶下了台阶,地面上几辆黑色轿车早已等候多时。随后从第二辆的车门里钻出了窍窕身影,兴高采烈地拥住了natasha。


“旅途顺利吗亲爱的?steve呢?” 高挑的美女迫不及待地向后面张望着。


“你到底是欢迎我还是欢迎steve?就这么迎接老朋友吗,Jessica?” 拥抱的这瞬间natasha就已经开始头疼,真想干脆把James塞回机舱里算了。她与Jessica是相识多年彼此了解的朋友,这回的事儿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难办。


“Jessica?你怎么在这儿?” scott下了台阶,惊讶地张大嘴巴问着,看上去一点儿也不惊喜,“你他妈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你监视我们?”


“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卑鄙,还有,你这说脏话的老毛病还是没改。只要是跟steve名下飞机有关系的私人机长可都在我的掌控之内。” 深棕色的长发被轻轻甩在一侧,闪着耀眼光泽,像珍珠雕成的白嫩肩膀和胸脯在阳光下也着实迷人。


natasha见状赶紧从身后拉住了Clint的袖口,生生把自己的男人拽出来救场,推着Clint说:“嗯……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Clint,他是我的……”


“steve!” Jessica招着手跑了过去。


然而终究是徒劳无功,steve低着头步出机舱门的瞬间,就如同他的金发格外晃眼一样。Jessica含情脉脉地锁定他,推开两三人群跑了过去,热情似火地紧紧搂住了steve的脖子。


“你终于来了,steve,见到我惊喜吗?你还是一点儿都没变。” 体态娇美的身姿顺势靠上了steve的胸膛,一双白腻的纤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亲密地宛如恋人。


steve躲了躲,尴尬地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推开身上的美人儿,客套地笑着说,“好久不见,Jessica,谢谢你的热情接待。我这次有要事在身,所以……”


“所以不能陪我太多时间?你每次都这么说,能不能换个理由。” Jessica心下正得意,不由地挽着steve笑着,“所以我干脆这几天什么都不做,你们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对不起女士,打扰一下。” Tony淡然一笑,把手伸到两人中间,随后拎起打开了电脑屏幕,一边走一边给steve解释着,“差不多完成了。皮特通往拉斯维加斯的电话是在一处饭店内被接入通话,刚刚Jarvis进入了……”


“哇哦,两年不见,你的人倒是开始不懂规矩了。” Jessica上下打量着Tony,伸出手一把合上了面前的电脑屏幕,“你是干什么的?”


Tony轻拂了几下Jarvis,将它细心收入包内,然后礼貌而谦和地对着Jessica说,“我叫Tony,很高兴认识你,女士。现在是为steve工作的技术人员。”


Jessica斜挑暗视地上下审视着Tony,性感的眼梢微微挑起,最后把目视集中到和Sam并排走在最后的James身上,“你呢?你也是技术人员?”


James这才抬起低垂的眼眸,看着面前出现的清丽白皙的脸庞。Jessica嘴角正带着俏皮的笑容凝视着steve,宛如欣赏着罗曼蒂克的月亮,温柔的月光照射在她眼中,她有着一双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绿眼睛。随即James在对视的瞬间快速挪开了目光,却只感觉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


“他是谁?” 察觉到气愤微微诡异的Jessica转过身问着steve,steve见势头不对,立刻上前一步挡在James面前,“他只是我的手下,别难为他。”


“但愿如此,只不过作为你的手下,漂亮得有些过分了。”Jessica听完露出满意的笑容,挽上steve的手臂,“我们走吧,我替你约好了Odin家的人,所以可以陪我吃顿晚餐来谢我。”


James跟着走在steve的左斜后方,看着steve无数次地从Jessica的臂弯中抽回自己的胳膊。一股陌生的情绪搅得他心绪不宁,却又挥之不去。当他习惯性地为steve拉开了车门,用手掌小心地护住车门上方,紧接着Jessica也跟着钻进了车厢。steve坐稳后回身才发觉跟上来的是Jessica,眼神中迅速闪过一瞬间的不快,于是皱着眉不再说话。


直到轿车发动前,scott终于受不了自己老哥制造的冷气压,从副驾驶座位跳出来,在他用力地撞上车门前,scott窥视到steve漫不经心舒展的眉头。若不是跟steve出于一母,scott真的很想痛快地骂一句:your fucking mother!



“scott?你怎么来了?前面车里没位置了?” 正在椅子上坐着发呆的James看到scott摆着一张臭脸挪到了自己旁边。


“有位置。是该死的steve用低气压制造的冷暴力把我撵下车。” scott实在搞不懂这两个人,大惑不解地看着James的脸,“喂,bucky?你他妈是不是生气了?”


“你觉得呢?我是最不闹情绪的人,scott。况且我也没有这个资格,我知道自己的身份,很乐意成为steve先生最忠心的一条狗。” James始终一脸坦然,不躲避话题也不隐藏心计:“所以,steve先生的个人交友与我没有一点关系,我只会尽职尽责地保护他的人身安全,绝不会牵扯什么个人……个人感情。”


“shit!你简直跟我老哥一模一样。” scott怪里怪气的回答,撇着嘴说道,“真他妈走运,罗杰斯家族的混蛋终于不再是一个了,现在有两个了。”

 


一行轿车顺利地驶入靠海的西西里风格小镇,这里的建筑大都用镀金石块建成,彩色的窗户,复杂的凉廊,无论是阶梯还是钟楼,到处刻满了天使、蛇发女妖和怪物雕像,气氛古典而静谧,其他建筑都以它为中心呈放射性建造的。在下车的时候,James最终还是避开不去注意Jessica挽住了steve的手臂。


“Odin家族在这个小镇上?” Sam下了车环视四周,盯着烈日问道。


“不是。” steve远观了一下,看到scott确实站在James的身边,才放心地拍了拍Sam的肩膀说:“是整个小镇就是Odin家族的府邸,他们的第一代领主就是在这里落脚。”


随着府邸门卫的指引,罗杰斯家族的随从和保镖们全部被挡在了庭院最外围。再往里走是一处意大利南部风格的浮夸庭院,男童天使的雕塑与喷泉随处可见,就是在这里,门卫收缴了罗杰斯家族成员随身的所有武器之后,才终于放心地将他们引进了会客的地点。


James也在注意着环境,但是他完全看不懂面前建筑的外观。他只是听着Jessica兴奋地给steve介绍着这些巨石和打断的壁柱,还有未经修饰的简单柱顶,更别提什么罗马式窗户是古典完整的山形墙……holy shit!这些都离他的生活太远了,远没有多吃几餐饱饭来的真实。


而当所有人按照吩咐,步入深处的希腊式女神庙的草坪上时,James竟然发觉steve把手伸到了背后,悄悄做了一个“防御”的手势。刹那间只有James警觉起来,他便用低沉的声音向其他人传达:“小心,有情况。”


在听到野兽捕食的低吼声后,James大声地喊着:“是狮子!蹲下!”

  话音刚落,训练有素的几个人全部一致向外、背部朝里围成一个圈,不远处一直在小心翼翼贴近目标的雌狮,突然地、迅疾地向猎物的方向猛扑过去。而之前它们一直在尽可能地利用一切可以用作遮掩的屏障隐藏自己,逼近到二、三十多米的范围内才发起进攻。


这几只狮子明显还未成年,但是若被撕咬起来也是难逃一死。况且它们已被训练有素,聪明地分散开,围成一个扇型包围住steve他们。野兽们低着头、伸直颈部,吐出血腥味的热气,尾巴笔直地垂向地面,依次从各个方向接近,伺机在猎物们惊慌奔突时找准一个倒霉的家伙下手。


“别动!正面蹲下,不许跑!” steve沉着冷静地指挥着大家,然后率先开始以极慢的速度弯曲单膝跪地,这是最保险的防守姿势。


Damn it!James在心里骂了成千上万个不重复的脏话!这他妈是他最不愿意处理的情况!他已经感觉到自己手指尖紧张得开始发麻,全身血管如同灌进了滚烫的铅水,如果说与人博斗他还有胜算,那么赤手空拳对付猛兽,就真的等着死无全尸吧。


眼看着狮群将包围圈越缩越小,每个人都在调动所有的肌肉和注意力,伺机待发的死神随时准备光临,享用这一场人肉的盛宴,现在就看死神选中的倒霉蛋是谁。


“死之前大家有什么遗言吗?” Sam这种居然还在自嘲,歪着嘴角冷笑一声,“反正有人肯定是说‘保护好steve先生’。”


James懒得再说什么,因为他已经听出狮子发出了格外低沉的吼声,不容置疑地准备开始进攻。而最终它们果然选择了人群中看起来或者实际上最弱的那个,Jessica面前的那只狮子照直了朝她飞扑过去。


几乎毫无选择的,James就猛地把尖叫的Jessica扑倒了,他将自己的血肉之躯压在她之上。而这一切并非出自James自己的个人意愿,而是他多年炼狱一样的受训和野兽的厮杀,让他拥有了比常人永远快一秒的反应力。这他妈害死自己的快速反应力。


James趴在地上,紧紧闭着眼睛等待死神降临,可是猛兽的尖牙和撕咬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刹那间,James心里漾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仓皇失措地抬起头,fuck!果真,又他妈是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情况。


steve正如一棵高大结实的巨树,严严实实地挡在了James身前,而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Stop!” 一位金发的高大男人赤着脚,从矮树灌木丛另一侧迅速跑出来,听见呼唤声,几只准备进攻的狮子顿时收敛了杀气,抽动着尾巴顺从地一步步向后倒退撤了下去。


“我献上自己最真诚的歉意!我的贵宾们。” 粗线条的金发男人将右手置于胸前表示着歉意。他肩膀宽阔,站在那里仿佛一座石塔。飘逸的丝质开衫并没有遮住他身上的肌肉,金色的头发看起来浓密且粗硬,带着点儿小孩子的纯真,梳成一个贵族式的马尾。


“哥哥,我不喜欢美国人。哄他们走。” 从女神庙一样的希腊建筑物中悄然走出一个高瘦的身影,他一头乌亮美发像黑色的瀑布垂在肩上。它不柔软,妩媚,但有一种极洒脱而自然的魅力。


“实在抱歉,那是鄙人的弟弟,Odin家族的Loki,多有冒犯。” 金发男人用一双冰蓝色的眼睛浏览众人,然后微微欠身,恭敬地对着steve再次颔首低头,“想必您就是steve先生,多有得罪,Odin家族的Thor正是鄙人。”


披着落地丝质长袍的Loki迈着长腿走了过来,狮子顺从地仰面躺在他面前,翻出肚皮。Loki旁如无人的从手掌中抽出一把东方绸缎的团扇,轻轻撩着海风,溺爱地踢了下狮子的肚皮,“都说不让你们吃美国人的血肉,万一吃出毛病就自己受罪吧。”


“你们的迎宾仪式很特别。” steve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带着特有的表情,温文尔雅地握住了Thor伸出的手掌,“我就是steve,这位是我的弟弟scott,其余的人都是我的亲信。”


“我讨厌美国人,哥哥,送客。” Loki扇着团扇,盛气凌人地审视了一番,然后步履轻盈地转身准备离场,Thor也只好耸了耸肩,表示无能为力,一脸遗憾地看着steve。




“等一下,我不是美国人。” James看懂了steve眉宇间藏着的不愉快,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咬紧牙关喊出了一句。


Loki听完便停住了脚步,趾高气扬地转过身走到James面前,用扇子挑起他的下巴,对着James的脸说,“就是你?……你可别想骗我,我会说的语言你用两只手未必数的清。说说看,异乡人,你从哪儿来的?”


James克制着自己想用拳头杂碎他的鼻骨的冲动,快速地说了几句罗马尼亚语,又说了几句库希特语,他在索马里呆的足够久。Loki脸上逐渐浮现出迷离的笑容,他闭着眼睛侧耳静听,然后收起了James下巴上的扇骨,歪着头说:“很醉人的语言,还有你的嗓音,我很喜欢。”


steve假笑着一把拉过James的胳膊,再次将他挡在自己身后,风度翩翩地直视Loki的眼睛,鼻尖几乎要顶上Loki的鼻梁,“既然如此,不打搅阁下,我们告辞。”


“哥哥,既然贵客来了,留下‘喝一杯’吧。” Loki挑着眉毛对着Thor一声撒娇,然后用尖利的眼光在James身上来回打量。

 



在美国黑帮的谈判历史里,留下了很多行内话,‘喝一杯’往往代表并不真的要喝一杯,而是代表愿意谈判的意愿。对纯粹的西西里人来说,‘喝一杯’就像是商务谈判的黑手党版本。

而Odin家族的谈判场所,就是自家府邸的地下室,绝对的安全谨慎,也完美地避开了美国政府的注意。


罗杰斯家族一行人和Odin家族的兄弟围坐在岩石雕刻出的圆桌上,Jessica、Tony和Clint留在楼上。地下室里灯火通明,石壁上点着石蜡,一切都如此真实的还原了生态环境。但是高档的皮椅和现代化设施也随处可见。


“这个,当做赔罪吧。” Loki换上一身标准的西西里人老派行头,家族的规定,谈判必须衣着正装。他轻轻将两杯新泡的咖啡放在steve和scott的面前,算是向罗杰斯家族的兄弟致歉,“意大利浓缩咖啡,加上西西里特产,冰过的茴香酒,度数51。但是里面不一定还加了些什么,毕竟是我亲手调制。”


果然是以刁难人出名的Odin家族,一上来就又开始较量。scott倒是大大咧咧地一饮而尽,做惯了‘生意’,脾气也不算好惹。James是在场唯一一个站着的人,他执意站在steve的左后侧,此时更是先一步拿起杯子喝得一滴不剩,再毕恭毕敬地解释:“对不起,steve先生没有喝咖啡的习惯。”


Thor倒是个非常直爽的男人,远比他难缠的弟弟好接触很多,他边大笑着边摆着手,“无惧,实在抱歉,鄙人的弟弟比较顽劣,尚在管束之中。还是对刚刚的事情表示歉意,Loki对宠物管教不严,才造成了一场误会。”


steve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仿佛早已见怪不怪,目光中隐藏起自己的凶狠,“很正常,毕竟这里是你们的势力范围。如果你们光临东岸,说不定我做得还要过分一些。”


“听说你处决了皮尔斯的独生子,外面传言很是香艳呢,你当真是个侩子手?” Loki像水蛇一样斜靠在椅背上,这样子又像是能摄人心魄的海妖。


“是我亲自动的手。皮特目中无人,既然我不能容下他,就干脆彻底了结他。人总是会微不足道的伤口而报复,但是对非常严重的伤害却无能为力。” steve也直言不讳地表明自己的立场。


“难道阁下不怕皮尔斯报复?” Thor的语气略微带着些强硬,同时观察着罗杰斯家族中其他不说话的各位。


“既然动了杀意,就首先要做到不怕对方报复。对于立场不同的势力,让人怕我总比让人尊敬我,要安全得多。” James听着steve不露声色的巧妙回答,不由得又对steve的性感大脑产生了钦佩。


“像罗杰斯家族这样崛起的新势力,鄙人也是第一次接触。现在美国的犯罪确实能带来巨大的收益,但是我等并不认同所有行业,美国佬大多操守太低,这也是Loki痛恨至极的原因。” Thor试着将话题往更深处推了一步。


“的确,管理一个帮派就如同经营一家大型的企业。而我作为金字塔的顶端,也是严令禁止手下参与许多暴利的项目。很多时候,我的态度会决定手下人的生死。我不会赚沾着手下鲜血的钞票。” steve的目光如炬,迎难直上。


在这里,steve和Thor就像两只雄狮,谁都不愿做先声夺人的那一个,都在你进我退的探究着对方的意图。直到Loki用纤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自己手表的钻石表面,然后冲着steve小声地倒数了5秒,目不转睛地看着James倒了下去。



 

评论(75)
热度(596)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