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看门狗(连载22)—军火商捡了一个满嘴粗口的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正文:

Odin家族的晚宴远比James所见过的所有晚餐加起来还要丰盛而复杂,貌似西西里人就是喜欢大快朵颐饱满多汁的肉块来满足饕餮之欲。

从一叠叠切开而叫不出名字的各色果实到盛满了肉酱汁的鹿肉,又或者是肚里塞满梨子的烤火鸡,吃下去James只觉得自己的舌头像死掉了一样。


Sam坐在左侧,不停地往他的盘子里堆着食物,不胜其烦。不一会儿,James干脆放下叉子,皱着眉头问他:“你他妈是觉得我的手不能用了吗?”


“holy shit!谁叫你一整晚几乎没吃什么东西,把盘子里的吃光我们也好交差。” 同样不胜其烦的scott从另一旁又推了一小盘精致的烤银鳕鱼,正准备拧片柠檬汁淋上去。


落座主人席位的Thor正跟身旁的steve侃侃而谈,两个金发男人相谈甚欢。James撇开视线,特意不去注意坐在steve左侧的漂亮女人。晚宴进行了大半,换好了宴服的Loki姗姗来迟。


“你又迟到了,Loki。” 

Thor的反应就如natasha所料,他先是不疼不痒地责备一番,然后就充当起发言人的角色,对着在座各位致歉:“鄙人为Loki的迟来献上歉意,希望没有打搅各位的胃口。”


James只觉得Loki甩了一下长长的蕾丝袖口,就坐在了自己对面,抬起头果然又是那副拿鼻孔看人的表情,问着James:“异乡而来的客人,你叫什么?我对你很有兴趣,跟我说说你打哪儿来的?”


James根本懒得抬起自己的眼睛,如果说圣人都宽容那他无疑愿意做个混蛋,记仇记得要命,闷声闷气地回答:“趁我没把盘子扔过去,离我远一点儿,我对你没有一点儿兴趣。”


从Loki坐过去开始,steve就刻意降低了谈话音量,一边随意听着Thor的高谈阔论,一边密切注视着不远处的情况。


随后Loki用手指捻着金炳的银勺,挖着高脚口杯里的羊奶布丁,慵懒地说:“皮特确实联系过我们,求约见而不得,被我婉拒了。”

”能否透露一下,Odin家族为什么选择不与皮尔斯合作?” steve丝毫没有注意自己的声音带着些敌意,拐弯抹角地问着Thor。


“皮尔斯上几代的基业靠毒品发家,现在美国政府盯得很紧,他也想将手里的美钞合法化。实不相瞒,Odin家族本身无意于美国的势力纷争,况且Loki确实不喜爱美国人。” Thor说完拿起酒杯冲自己的弟弟示意举杯共饮。


“外面传闻,皮尔斯的独子与罗杰斯家族的大家主争夺情人,才惨遭不测,痛下杀手。” Loki盯着James,看着他开始装模作样地喝着酒水,才笑着把自己吃掉一半的布丁杯搁在托盘推了过去,“别喝了,我看那杯子可是空的。你尝尝这个,我吃了一半,没毒。”


Loki的一句玩笑话倒是让左右的Sam和scott倒吸一口凉气,就算现在现翻罗杰斯家族守则也查不出如何应对这种状况。当然前提是如果罗杰斯家族有守则。


James几乎第一时间下意识地看向了steve。Loki看在眼里,敲了敲自己的水晶杯子提醒他,“这点小事用不着考证他是否允许吧?他现在忙着应付Thor和那个女人,你不吃我就直接叫他过来。”

“我为什么要吃你的东西?” 听到这里, James放缓了声音,伸出手够向那金色盘子的边沿。

“James。”

steve正专注地晃着醒酒杯里暗红色的液体,仿佛正严肃地检查弧形杯口的水滴是否完美。


指尖向是被纺锤针尖扎透,James听到steve的声音便飞快地收回了手,去他妈的见鬼的Loki,steve早就不叫自己原本的名字了。James视死如归地瞪了一眼Loki,垂着眼转过身认错:“对不起,steve先生。”

steve把醒酒杯递给身边的Jessica,也同样低着头说:“这件事稍后你再解释,bucky。” 然后目光从James身上移到Loki脸上,“而你这次又要给我的人吃进去什么?”


“别紧张,好吗?我说过同样的伎俩我不屑于使用两次。我只是好奇而已,而且Odin家做甜点的厨人手艺精湛,这确实很好吃。身为一个雇佣兵他肯定没吃过什么像样的甜食。” Loki的表情像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透出了无辜和坦率。

但是这表面的做派只是对Thor管用,natasha可不觉得其他人会买账。


“你怎么知道的?!” 

James捏着手心问着,很明显刚刚的举动已经触怒了steve。Loki现在的言语更容易让别人误会。

而罗杰斯家族的其他成员如风卷残云一般,喝光了Odin家族冰桶里的珍藏,并不是袖手旁观而是这明显插不进手。


“罗马尼亚语,含闪语系的库希特语族,索马里,再加上你的身手和斗兽技巧。不如你告诉我,除了雇佣兵之外的第二种可能性?” Loki白了James一眼,用手指勾着托盘的边缘,拿回自己的布丁吃着。


“你居然是雇佣兵?” 

一直跟steve耳语的Jessica颇为讶异的问着。James盯着她耸起玫瑰色的背弓向steve那侧倾斜,合体的举止和适当裸露的肌肤仿佛是他妈另一个造物主的杰作。


“bucky,你的直视令Jessica小姐十分尴尬,向女士道歉。” 外人面前一向温和的steve语气颇为严厉,突然而来的冷场竟令Jessica也招架不住,礼貌地笑着解围:“算了,steve,你知道我早已习惯于别人的注视。”

scott盯着旁边发怔的James,在桌下急忙用膝盖撞了他一下,小声提醒着:“你他妈不想死就赶紧道歉,蠢货,找个理由把我老哥哄过去。”

“我……对不起,Jessica女士。” James毫无头绪地说着,复杂的人际关系处理起来比从1000码之外射中暗杀目标还难,更别提理解什么潜台词。他飞快地转着脑子,编纂着适合的理由,“我很抱歉,您的裙子和您……很好看,我是说……很抱歉,女士。”

“不必在意,你也很可爱。” Jessica礼貌地客套着,娴熟的餐桌礼仪。


Sam无奈地垂下了头,看着对面的Clint用腹语问natasha:“他完蛋了,是不是?”


话落,steve似笑非笑地点着头,抿着嘴唇问着:“很漂亮?不是吗?好吧,Jessica,宝贝儿你刚才准备说什么?”


“刚刚?唔,我只是震惊你怎么拥有一个雇佣兵手下,要知道雇佣兵的名声可不怎么好。他们心怀野心并且不讲忠信,经常为了一丁点儿可怜的军饷就背叛雇主。” Jessica自顾自地说着,转过头好奇地问着James:“我无意冒犯,只是想求证一下。”


这显然是一发重击,James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的难堪,Loki掰开手里的百香果递给James一半,用罗马尼亚语又轻轻说着什么,像是安慰的意思。


“回答Jessica小姐的问题,bucky。” 闷闷的声音透露出steve的不悦,他此刻只想把Odin家的二公子从露台上扔出去,“还有,以后在我面前不许说我听不懂的语言。”


“是的,steve先生。” 

James只觉得自己哪怕被Rumlow痛揍也没这么难受过,shit!这他妈一定都是Loki惹得祸,“雇佣兵确实不值得信任......但是我没有,steve先生。” 说完恶狠狠地瞪着Loki,恨不得把桌子上所有的餐刀都扔过去。


几分钟前因公务而暂时离席的Thor正好赶了回来,落座时敞开声音地笑着:“合作的事情谈到哪里了?Loki?”

 

“还没达成共识呢,哥哥。我貌似正坐在罗马尼亚的歌剧院包厢里,看着玛格丽特和图兰朵的好戏。就差上碟子蜜渍葡萄干,再给我一把看戏的折扇。” 说着用手指掸了掸袖口的花边。

 

“shut up。” James克制住自己十万句的粗口,这一切都是为了Steve谈判的脸面,“你们西西里人说话就他妈不能正常一点?”

 

“哇哦,你可真是个糟糕的小家伙。脏话比谎话多得多,就算用母语也是张嘴粗口辱骂。” Loki毫不客气地冲着Steve说:“请管管你的手下,Steve。”

 

Steve反而不以为然,摆弄着James为自己剪好的雪茄,一改刚才的严厉语气,象征性地责备着:“那就稍微注意一下语气吧,Bucky。”

 

“既然我们有意合作,那就先谈谈正事,如何?鄙人听闻皮尔斯去了拉斯维加斯,还牵扯了参议院议员?” Thor及时的把话题转到正轨,Odin家族的大公子唯一搞不定的可能就是家务事。

 

“是的,我曾经也是一名顶级线人,跟政府官员打交道,他们负责给我们洗白。”Clint准确地提及了几个政府政要的名字,接着解释着:“我调查了Sean的议案,他一直在大力推进东岸的地产市场调整。”

 

“我们的洗钱的途径就是投资地产,这是罗杰斯家族的惯例。” Scott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多数时候他从不正经着装,“Stupid ass,所以他一开始的合作就他妈是假的?!”

 

“不管皮特有没有死,他早就决定这么干了,不止假意合作,我怀疑之前那几起事故也是他干的。” Steve若有所思地说。

 

James悄悄低着头问Sam:“Steve先生说的是什么事?” 对面的Loki戏虐地笑着,说着罗马尼亚语言给James找麻烦。

 

“还记得从'红骷髅'那个毒枭手里做的那笔生意吗?这件事说来话长,以后我会让你知道的,Bucky。” 说话间Steve随手把雪茄盒扔过去,砸在James胳膊上,“剪好它们。”

 

鳄鱼皮的烟匣“咔哒”一声被掀开,James吃痛地抽出一根根上好的雪茄,雪白的手指像艺术家一样碾着滚边,一圈圈安安静静地削着烟皮,这瞬间谁也别想把他跟血腥残暴的词汇连接在一起。

Scott和Sam互相对视一眼,便决定效仿Natasha,不再掺合他俩的“内部纠纷”。

 

“Sean是个十分谨慎又残暴的对手,贸然接近并不明智,但是可以色诱。” 一直在客房补觉的Tony终于睡醒了,惺忪着眼皮哈欠连天,“真高兴你们还为我留了些吃的,你们谈到哪儿了?”

 

“色诱吗?” Jessica说着就看向了Natasha,显然并不知情,“嘿!Steve,你不能牺牲我的朋友,这太危险了!万一那个什么叫Sean的是个性变态,我不同意。”

 

“别激动,康顿公主。你的好朋友可不是Sean的点心。” Tony说着像是故意一样,指了指给Steve修雪茄的James,“看到没?那边那个宝贝才是,Sean喜欢男人,尽管他对外公布家事妻儿,但是他不折不扣喜欢男人。”

 

“fuck,我现在为自己填一份保单还来得及吗?那种被奸杀了也有钱拿的?...” James没好气地瞪着Tony,这他妈莫名其妙的色诱计划!

 

“皮尔斯也在,所以我们最好别用老面孔。这里除了James以外,Clint和Tony他都没见过,所以你们俩也一起上阵,除了保护James,也是个plan B,万一Sean看上你们也不一定。” Natasha关键时刻还是把Clint推了出去。

 

“我也去,顺便还可以手把手教他们些技巧。” 安静片刻的Loki冷不丁地说,“或者是plan C,万一他看上的人是我呢。”

 

“我可以直接把plan A的位置给你。” James真搞不懂怎么有这么难缠的人物。

 

“Loki,不许胡闹。” Thor发愁地望着自己的弟弟,不知道这回他又耍什么花招。

 

“我们都会去。” 最终Steve敲定最后一锤,“我不允许私自行动,每个人,都给我装上跟踪器,明白了吗。”

 

 

 

深夜像怪兽一样吞掉了James的睡意,他躺在Odin府邸的客房里,从香烟盒里拿出来第一颗烟,玩命儿地吸进肺里。像是跟谁堵着气,恨不得一口把那足以烧穿肺泡的火星也吸进去。


烟蒂在手里慢慢烧尽,直到烫疼了他的指尖。James猛地把它甩在地毯上,眼瞧着把那块儿足够漂亮贵重的动物皮毛烧出个窟窿。

 

Steve先生跟Jessica睡在一个房间里。

James想着抽出第二颗烟,突然又觉得自己脑子被枪崩了吗?这他妈关自己什么事。

只是单独躺在床上这刻才发觉,自己早已经习惯了睡在他房里,为他警觉地守夜。哪怕睡着了耳朵也是醒着的。James告诫过自己是个不能熟睡的人,他有自己的工作。

 

上半夜已过,James已经抽空了他的香烟盒,开始烦躁地在屋子里溜达。

“shit!James!你他妈脑子被操糊涂了吧......” 他一边骂着一边蹲在地上找着还能继续燃烧的烟蒂。

 

房门被不请自来的人推开,自报家门,“是我,Loki。我跟你说的事,考虑清楚了?”

 

“滚出去。” James坐在地上没有回头,心乱如麻的感觉确实有点折磨他,“你他妈给我滚,趁我没杀了你。”

 

“哒、哒、哒......” 房间里只有大钟摆在左摇右晃,不足以动摇James的坚定。

“你不会杀我。你的Steve先生为什么不在这里?” Loki走过来蹲在James身后,从脖子后面探过手指,顶住了James的下巴。

 

“我不会答应你。我可以背叛自己,也不会背叛Steve先生。我这条命是他的。” James厌恶地闪开他的手指,他不喜欢被别人触碰的感觉。

 

“你这么聪明,完全可以自立门户,我可以帮你啊。他们都不可靠,要学会控制他们。” Loki笑着绕着James绕圈踱步,“你可以活得比现在更好。”

 

“他们?除了Steve先生还有谁?Thor?” 

James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摸出最爱的那把匕首,用手柄顶住Loki的后心,“控制Steve先生这种想法你最好给我忘掉,son of bitch...你他妈听好了,我和你不同。哪怕Steve先生再不可靠,也轮不到你告诉我。现在滚出去,否则我送你回老家!”

 

“好的,宝贝儿,既然如此我们还是一样做个朋友,如何?” Loki像幽灵一样没有脚步声,闪出侧门的时候颇有意味地说:“Steve是为你干掉了皮特,对吧。我要是你,就不会让他有机会与别的女人睡在一起。”

 

“去你妈的......”

 好不容易忽略的事儿被Loki刻意地提醒了,James恨不得放把大火烧了Odin家族的老宅。


他暴躁地爬回了床上,空荡荡的房间还不如睡在战壕里,没有一处看得顺眼。翻来覆去的盯着天花板,壁画上的人像纷纷变成了Steve的相貌。

 被晃得头晕脑涨的James跳下床,掀起衣服摸了摸心口的皮肉,迷惑地感受着那里的痛感。心口像是被十字弩戳了个窟窿,摸上去却又像是幻觉。可能是睡得不舒服吧,James这么安慰着自己。


转身抱着枕头摸到墙壁一侧的布沙发,心满意足地蜷进去,James才觉得舒服多了。迷迷糊糊被深夜的寒露侵扰,也懒得再挪动身体,又冻不死他。抱着双臂再往里靠靠,连脚趾头都冷得躲起来。


他只是纳闷儿,为什么睡在那一张沙发里就从来不觉得有一刻寒冷?难不成Steve先生真他妈是个大太阳。

见鬼,一切都没有道理可讲......索马里昼夜温差巨大的沙漠没有冻死他,James觉得现在比任何一刻都足以冻死他。

 

剔除了警惕性,直到沙发深深往下一陷,冰冷雪白的脚踝被圈入一双火热的掌心。去你妈的!James抄起匕首恨不得捅死这个太阳。



评论(97)
热度(557)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