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看门狗(连载25)—军火商捡了一个满嘴粗口的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正文:

“还需要我继续脱吗?”James背向Jessica,回头问她。


“这是什么?”

Jessica的声音越来越近,听上去不怎么好。这一刻James有点儿可怜她,因为他知道那种毫无指望地爱着一个人的感觉了。所以他懂了Jessica的一切。


“是纹身,Jessica女士。”

顺着向内凹进的腰弓,一竖排花体字母首尾相连。Jessica从远处看不清楚,近了就看出这是一笔写完的连体字母。每个字母的结束并不是结束,这一笔根本没有提上来,而是留下一条像血管一样细的红线,冲下一个字母写过去。


Jessica觉得自己的眼睛突突直跳,她抓住James的裤腰向下拽了一英寸的距离,最后3个字母终于看得明白。


“哼,这算什么?Steve给狗订的规矩?” Jessica来回扫视它。


“你错了,Jessica女士。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不把我当人对待,甚至包括我自己。唯独Steve先生不会,他从来不会。”


“那他当你是什么?宠物?还是野兽?” 一个陌生的手掌的温度从后腰窜上来。

James皮肤的毛孔猛地收缩,不适应地往前动了动,“我劝您还是别碰我,因为我的血腥味儿太重,Steve先生闻得出来。”


“想知道我跟Steve之间的事儿吗?我可以详细地告诉你。”

Jessica的一只手在他后背游刃有余地游走,James甚至能感觉到她指甲划过的触感。像刀刃一样恨不能把这块皮剥下来。冰凉的手不同于Steve像点着火一般的温度。James恍惚间开了个小差,上一次碰女人是什么时候都不记得了。


“你上一次碰女人是什么时候?我相信没有男人是真的愿意被别的男人侵入吧?他把你当成女人?” Jessica的手像伊甸园的毒蛇,从背后滑到前面又绕回去,最后向裤腰下探去。

“我劝您还是住手!” James一把拽住这条毒蛇,在它还未伸进裤腰之前。“我早就忘记女人的感觉了,别浪费时间,Jessica女士。”


“别紧张,小朋友,我不会真的怎么样,毕竟我只对Steve感兴趣。我只是想看看你对女人的反应。我承认嫉妒你,嫉妒的要死,也恨不得要你死。”Jessica停下她荒唐的试探,满意地打量他。


“我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也可以都不是。” James甚至羡慕起Jessica,因为她是个女人。

“很好,那我们走着瞧,我是绝对不会收手的。” Jessica走的时候不忘带走了James的上衣,“婚礼当天如果伴郎是你,希望你别哭泣。”

James突然反应过来,“等一下,Jessica女士。能否把手机先还我,在衣兜里。”

 


“怎么回事?” 

Steve接到电话就从花园直接跑过来,见到James光着上身,直愣愣地坐在后厨的盥洗室里。


“没什么。先把您的外套给我,我可不想真的光着出去。” James拿着手机时,觉得可以先叫Scott或者什么人来一趟,可是翻遍了手机、骂了无数的shit、fuck、dammit,手机里也就只有Steve的联系号码。


Steve动脑子思索着,脱下自己的外套亲手给James穿上,除了肩部明显宽松其他地方也还合适,“你这个状况,告诉我什么事都没有,是不是有些不太合理?bucky?”


James看着Steve给自己系好了衣扣,握住Steve的手看着他,“该死的!这些血又是怎么回事?”


未干的血迹从指间顺着纹路散开,有些就干脆裹满了指肚,James双手握住它看了又看,浓重的血腥味,就连自己的掌心也印上同样图案的血斑,倒像是两双一样的手。

生硬地掰开一面,冷兵器造成的伤口一目了然,James看着刀口由左到右的深浅走向,心里有了几分放心,这不会是外人弄的。


“你这个样子,要是也告诉我什么事都没有,是不是就他妈的太不合理了?” James一根一根掰开Steve的手指,直至掌心全部摊开,“..您杀了谁?”


“不想你担心,可是我没杀人。” Steve尽量把语气放轻,让这件事尽可能地化为不值一提的小事。

“那我们什么时候启程?”James凑近掌心一下下嗅着,“我不想呆在这儿了,Steve先生。”


“那我明天就带你走,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以后不论何时何地,任何原因,不要再挡在我前面。” Steve一直没告诉过他,他也有个噩梦,梦里那把枪的子弹没卸下来,皮特叩响了板机。

从铁了心走这条路开始,Steve听过上万次的枪声,也就只有那一次让他做了噩梦。


“你真是个固执的人,Steve先生,先让我治好你的手。” James说。

Steve感觉双手被猛地抻过去,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他皱了下眉头。“忍着点儿!” James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像深不可测的井水,然后闭着眼睛带着迷恋的表情,贴着每一块皮肤轻嗅着。


这是Steve的双手,他再熟悉不过,每一处伤痕和厚茧都牢记于心。这双手永远是干净的,带着铁锈的味道,从来不见血污。James熟识它的一切,每一根手指的指纹,每一根摸上去的感觉和温度,它就是Steve身体的延伸,有Steve一样的孤独和专制、力量和脆弱。甚至是冷酷与正直。


正直?James想着,他们都算不上正派人,自己又怎么能想起这个词。

因为整个世界在James眼里都是错的,从出生到现在,都是深埋暗涌的逆向急流,只有Steve来到他身后托住他,告诉他可以一直往前走。

既然是这样,那Steve先生是世界上最正直的正派人也没什么错,James考虑明白了。

 

Steve看着James饱含深情地含住自己的手指,专注地用舌头舔着每一处伤口,用自己的嘴唇和舌尖清理血污。温润的唇将伤口轻轻合上,吸允了多余的血液,柔软的舌头再一圈圈地认真打理一切。

嘴唇也被染上鲜红的颜色,双唇吸压之下还隐约可见舌尖的粉嫩,然后贴着手背一路吸到手腕。Steve攥紧拳头问他,“Jessica刚才对你说了什么?”


“这么快就被猜出来了?真没难度。她告诉我,你们有婚约,她看上去爱得无法自拔。” James含住一支指尖,用牙齿包裹它,含住它,直到吸尽淤血。


“虽然这么说相当混蛋,但我是不会跟她结婚的。” Steve任由James在自己掌中折腾,舌面扫去每一处鲜红,“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的全部,bucky。”


“可是我不想听,猜也猜得到。早年罗杰斯家族要杀出名气总需要个靠山,对不对?” James笑得简直迷死人,“况且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反正你说什么我都信。”


“我也要问你一件事,你身上的疤到底是怎么来的?每一刀都几乎顺着大动脉切开,别告诉我你是受虐狂。” 这一刻Steve近得不能再近,James从他的瞳孔里看清一切。

里面全都是James的秘密。


“想知道?吻我。” 

James第一次像吻情人一样,发着抖吻上去,他希望吻永远是炙热的,他终于像一个索求无度的孩子,失而复得地投入这个怀抱,毫无技巧的啃咬着,两人就像被林火烧身,痛苦又舍不得离开火源。


Steve确定了自己从未曾看错,James看自己的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温柔是真的。不管伤口用力揉搓着James的外衣和身体,他像报复全世界一样,用这个湿漉漉的吻像世间证明,他所求的期待从不曾落空。


“..你不会娶她的,对吗?” James突然揪住Steve的衣领,攥在手里同时大口的喘息,“你保证。”


“看来你挺希望我做个混蛋,bucky。” 这一刻Steve真的想把监视器掰下来,为什么Odin家族的宅邸到处都是监视器,shit!“你从前到底怎么回事,不用怕,告诉我。”


“是Rumlow,是他,你满意了!” 

James觉得眼泪都快被逼出来了,Steve正准备掀开他没愈合的伤疤还不肯给自己一点儿希望,他的表情变成一片迷茫,就连舌头也开始发麻。


“不用怕bucky,都结束了,都告诉我。让我帮你把这段记忆剜掉。” Steve确实喜欢看不可一世的绿眼睛委屈到流眼泪,但很明显不是现在,“说出来好吗?我会把他从你记忆里剜干净。”


James像回到一片黑暗里,听上去吐字带上鼻音,但是这一次他看到了Steve,不知道黑夜里也会升起白色的太阳。

“...我不想呆在那儿,我不想。我们的人从不曾全部回来过,我想活着。我们跟所有人厮杀、跟野兽搏斗,从狮子嘴里抢吃的,每一个雇佣兵都是这样。我不想呆在那儿...跑了很多次,总是能被抓回去,他们用浸了盐水的绳子绑住我,割破我的身体留下疤痕。这样只要我还活着,别人就能像识别牲口一样,认出我身上叛徒的记号。背叛了自己的军官的逃兵..可我不想呆在那儿,他们都死了,他们...”


Steve听着紧紧拥他入怀,胸口湿成一片,他抚摸着James的发丝,听他大口地换气,胸口里开始嗡嗡的发闷,“没事了,我来帮你解决它…没事了,Bucky…”

胸膛受到压迫几乎要无法呼吸,Steve终于如愿以偿,抱住了这个几乎陨落在战场和硝烟中的生命,和自己亲手从深渊深处打捞上来的干净的灵魂。

 

“……可你还没说到底会不会跟她结婚?” James倔强地不放过他。

“不会,我保证。” Steve觉得自己从没这么哄过什么人。“这件事我会解决它,你只要别跟Loki一样就行。”


“什么?shit……Loki也他妈要结婚了?!” James猛地昂起脑袋,正正好磕上Steve的下巴,“fuck!……还好我的脑袋够硬,没撞出什么事儿,在孤儿院我脑袋能砸坚果。”

“算了,当我没说,见鬼……” 

Steve揉着磕肿的下巴,真他妈可以载入罗杰斯家族史册的一天,如果有史册的话。



三天后,飞机如约而至降落在美国内华达州,沙漠边缘极尽奢侈的罪恶之处,赌城拉斯维加斯。而动身计划延迟的原因居然是,Loki没带够衣服。

这里是全球最有钱的人和最穷的人最爱来的地方,一面天堂一面地狱。

 

凯撒宫酒店的豪华宾利已经停在等待出口,从一下飞机就有十二名贴身管家服务,甚至James习惯性的给Steve拉开车门的活儿都被抢了。

 

先从车门迈出一条蜜色的大长腿,修长的小腿又被高跟鞋无限拉长。Scott最先“哇哦”一声,就被Jessica推到一边。

 “别想了,Scott,她们是我的朋友。” Jessica说着弯下腰坐进车里,“多叫几个朋友来陪我住,没问题吧?”

 

Scott冲着Tony使了个颜色,Tony游刃有余地接下这个差事,“当然没问题,可爱的女士们,很开心为你们服务,想不想认识一下Jarvis?”几句甜言蜜语被女士们的欢笑迎入车厢,最后还不忘拉上Sam一把。

 

Odin家族坐在第二辆车,剩余的人坐第三辆。Steve 的手缝了针,上了车就举起双手示意自己什么都需要帮助。

 所以James点了烟塞到他嘴里的时候并没有骂脏字。

 

“终于到了,shit,多久没他妈痛快赌一把了!” Scott从没来之前就开始计划豪赌,“我要赢得他们都没裤子穿!”

 

“我只想去买些女人的东西,要知道波士顿的名牌店存货太少了。” Natasha喝了一口车上的玫瑰香槟就吐了出去,“...再买几瓶上万的酒,这是给人喝的?!”

Clint温柔地递过去纸巾,“你们没看Odin家的Loki吗?衣服带的飞机都要超重了。” 

 

一提到Loki,James脑子里全是他这几天的臭脸,也不知道自己惹着他什么。几次见面都甩着袖子摆脸色,恨不得吃了他似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James撞见了他的秘密。

 

也就是在前天夜幕降临后,James偶然撞见他伏在Thor胸口哭得伤心欲绝,眼泪怎么也收不住,手指关节紧得发白,打在Thor的胸口上。

 “我......抱歉......我无意......你怎么了?” 

James被发现了,Loki的眼角甚至擦出血丝。

 “滚!!” Loki歇斯底里的喊着。

 

James想起那天就头疼。Steve看他不言语,用膝盖碰了碰,“Bucky?会玩牌吗?用不用教你?”

 

“妈的,我当然会,甚至没怎么输过。” James掐掉Steve的烟,“我不用带钱也能赢得他们脱裤子。但是您最好给我张卡,免得我裤子也一起脱了。”

 

“嗯哼,听着不错。不过有件事我们需要达成共识。” Steve的语气突然尴尬起来,“赌场是什么场合我们都知道,所以如果有美丽的女士举着酒杯来搭讪,希望你别再用匕首捅我。”

 

“别忘了我腰里除了匕首,现在还有枪,Steve先生。” 车门拉开,James总是先跳下车,确认安全后才允许Steve下车。


酒店门口往往是最危险的,入住和登记、还有来往的人群与门童,James仔细听着周边的足音,过度杂乱的噪音让他有些分心。Steve抽出自己的卡塞进James屁股后面的裤兜里,拍了拍他的屁股,“记着,敢输得脱裤子我就亲手宰了你。”


“嘿,babyboy,你也住这儿?”西班牙口音的英语,擦身而过的美人儿用手摸上了James的下巴,“哦天啊,你可真可爱,我睡13F—B,方不方便一起去赌场玩儿几把?”

 

James一边躲着甜腻的香水贴到自己脸上,一边尴尬起来。Steve正一脸凝重地看着一切。

随后他礼貌地回绝了美色的邀请,咬着嘴唇笑起来,“……Steve先生,看来在这儿我比您受欢迎,所以,跟她们一起玩儿几把,您觉得怎么样?”

 


评论(60)
热度(531)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