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看门狗(连载27)—军火商捡了一个满嘴粗口的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本文全篇只有stucky,cp不逆不拆,其他人都是炮灰,请放心食用。木有叉冬,全篇都没有。


正文:

“你是禁欲了吗?不准备找乐子?” Loki把酒杯放在唇边抿了一口,他不喜欢温度不够冰的白兰地,便放下了。


“为什么你总揪着我不放?” James用手指压住左耳的耳道,适应了四周模糊暧昧的光线,“从开始就不停说服我背叛Steve先生,现在又跟着Scott拉我到这种鬼地方找乐子?见你的鬼去吧。”


Loki将他堵住耳道的手拽下来,用左肩轻轻撞了James几下,看上去就像老朋友打招呼那样自然,“别这样,Tony都说有消息之前可以找点儿乐子,你就不能放松一会儿?非要留着一只耳朵等Steve命令?我是真的想帮你,帮我们。”


“Scott跑哪儿去了?shit,谁知道他们的人藏在哪儿?” James尽量识别每一张男性面孔,若只是黑暗也还好办,麻烦就是酒吧的灯光不停闪烁变幻,“该死,我可没接受过在酒吧找目标的训练...到底什么意思?帮我什么?”


“当然是自由啊,我们都需要。你不用担心,Steve一定正和Thor在做交易,咱们的对话他听不见,咱们出来找找乐子,那两个蠢货也不会知道。” 酒吧牌桌说立着钢管,几名赌客一边下注一边欣赏舞女的M字开腿,“看见没有?那才是男人该做的,咱们被压在下面是不是太委屈了?”


“你爱怎么叫Thor是你的事,对Steve先生给我尊敬点儿!” James掀起衣服亮了下枪托,“认真的,再来一次我不放过你。”


委屈?James从不觉得委屈。这他妈也叫委屈?

他揉了揉眼睛,这种灯光对他而言太过刺激,闪得眼皮发酸,“听着,你要真是委屈了就回家哭鼻子,别拉上我。我早就不想女人那回事儿了,你觉得我自甘堕落也可以...去他妈的,能不能先离开这鬼地方?”


每次当Loki抛来为自己考虑的问题,James脑子里都会回忆起一个片段,他被运到索马里的第一个夜里。

那时Rumlow也不过比新兵年长十岁,可已经是当地战区最严格残忍的军官,他的脸还没有被James毁掉。夜里黑得好像没有日出的希望,James跟所有同岁的孩子光着瘦弱的上半身,赤脚踩在训练营的烂泥地上,像牲口一样锁在生锈的铁笼里。

到现在他还记得,那个铁笼的红锈看着真的很像血。


数日没有吃喝的赶路,他们被偷渡进入战区。要说饿肚子不好受,James更觉得口渴不能忍受。他的手抓着铁栏,盯着Rumlow绕着他们训话和喝水。沙漠总是干燥,一个雷声响起紧接着会下一分钟左右的雨,当然这是James活了一年后才总结出来。


头顶上一声干涩的雷声,雨水带着温度打在皮肤上。受虐待的新兵中也总有最先熬不住的。顺着铁栏流下的雨水是好东西,James很想用舌头接住它,一滴就够。他离它越来越近。一声巨大的枪声结束了这一切。营地的灯光也跟着震了震。


像被人狠狠推了一把,James的后背被什么砸中,跟着摔在地上。十二、三的小男孩儿们拼命哭叫和推搡,拼命挤着离开James。他回头看见,这是他人生中见到的第一个死人。之后的死人他再也记不住。


伸手去接雨水的同伴被开枪射杀了,血溅到James的腿上和肩膀,再顺着他瘦长的大腿淌到脚背上。半身麻木了,小山丘一样突兀的膝盖骨哆嗦着。Rumlow背着枪绕过来,James已经吓得动不了。少年的胸脯剧烈收缩,吸不进空气仿佛窒息,因为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


“砰”,声音是Rumlow的,不是枪声。James知道自己被吓哭了,因为下巴湿成一片。那种濒死的恐惧完全摧毁了他。


“一帮小杂种!我命令你们可以接水喝了吗?都给我记着,不听话就是这种下场!” 

Rumlow狠狠踢了笼子,震得咣当响,他瞪着James,又像对所有人说,“不要觉得委屈!你们的任务是不惜代价活到明天,但是就算死也别想离开这儿!听明白了没有!”James吓得一颤,咽了几下口水点点头。

“不会说话?小哑巴我他妈可用不上,给我张嘴!” Rumlow拿枪指着James,泯灭新兵的人性是第一步。


“是的,长官……”

就像憋着气在海里沉了一万米,浮出水面吸到第一口气,James的身体记住了濒死的颤栗,他想活着,不惜代价地活下去。

 

“啧啧,给我看看,你真的对女人的身体没有欲望了,我不仅相信你,还会相信你说的一切,比如相信Steve没那么坏。”  Loki用眼神给了个方向,“给我证明看看,你说欲望就是爱。需要喝口酒来点儿勇气吗?”


Loki早就物色了目标,不知道眼神传递多少次,她正挺直后背,双手压着牌桌边,偶尔转头回顾,欣长的身材一览无余。在这儿可没有伪装,一个眼神足以。


“Steve先生不许我接你给的任何东西。” James推开他的酒杯,冰块晃得叮当响动。


“好的,你过去证明给我看看,我就当你的Steve先生说什么都是对的。” Loki又撞了一下老伙计的胳膊肘。


James使劲眨了几下眼睛,像长睫毛掉进去似的,总是不舒服。他把Steve塞给自己的卡和香烟交给Loki,“我比你在这儿会受欢迎,这些帮我拿着,我可不想她摸我时再偷了Steve先生的东西。Thor把你关着真他妈有道理。”


干涩的眼睛希望他们能尽快离开这儿,James被灯光晃得差点儿撞上人。走近了他才看清女士的容貌,fuck,金发碧眼,Loki的审美。


“你男朋友放心你一个人乱晃?” James歪靠在牌桌上,右手食指和中指转起一个圆形钱码。


“我今晚单身,你的手活儿可真不错,怎么练的?”香水味和白胸脯一起靠过来,试图抓住James的钱码。


“嘿,我的手是转刀子练的,不过那可不是女士碰的东西,特别是你这样好看的姑娘。” James快速地躲开那只手,打算加快速度,翘起嘴唇给了一个好看的笑容,“你叫什么名字?”


“甜心你可真幽默,老实说,你朋友跟我用眼神调情半个晚上,我没想到他是帮兄弟物色……”金色发丝飘到James眼前,一下贴上他的手臂,“你的衣服挺狂野,希望你也如此,我叫Stevie。”


这他妈不是在做梦?James快被这个名字逗笑了,尽管他知道这也许是假的,“shit……对不起我不该当着姑娘说脏话……不过真是个好名字。”


Stevie的手臂勾住James的脖子,显得亲密多了,她也挺满意今晚的艳遇对象,“我不介意,甜心,这名字你喜欢就好,你可以把脏话留到床上再说。”


“听着,Stevie,我需要你配合我,我们紧紧拥抱一个,然后我会摸你的后背,就像这样。” James隔着衣服抱住女人的身体,饱满的胸脯压得他只好含胸,“好的……够了,谢谢你,额…漂亮的女士,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我现在要走了。”

 


Loki不知道James跟女人说些什么,看上去聊得投机,那姑娘的样子也是下一秒就愿意跟James出门。然而James紧紧抱了几下,只摸了摸姑娘的裸背就回来了。


“该死的……Scott呢?怎么还没找到他?” James被香水味儿熏得够呛,Steve的味道比她好闻太多,胸肌更是她比不了。他赶紧叼着烟点火,深深吸一口再吞吐烟雾,“可以走了吗?女皇陛下?”


“这可不作数,宝贝儿!” Loki突然捂住脸笑起来,“你根本不懂男女关系,对吧?”


“这他妈怎么不算?” James把后半句咽回去,身体有没有反应最清楚,反正Steve搂着摸他几下,估计脑子一热现在裤子都脱完了,“...我居然跟你打赌,shit。”


“最起码你要亲她,懂吗?用我教你?亲一下脸颊什么的!” Loki笑得捂上嘴,就好像西西里人的传统礼节,“去吧,给她个吻手礼也行,回来你底下要是还没硬,我就信Steve是个好人,跟Thor不一样。你对她没有爱就不会有欲望,不是吗?”

“不用你教,我在这儿可比你受欢迎。” James笑着把卡和烟又塞给Loki,再一次走过去。

 


Thor收起码头的资料,好奇地探过脑袋。Steve却警觉地合上口袋笔记簿,笑了笑并不打算分享。

“我以为美国佬跟西西里人的习惯一样,从不做会议笔记。”Thor耸耸肩,像好奇的二年级男孩儿,“这些规矩你也知道,账本儿和合约都在脑子里,写在纸上都是隐患。”


Steve打开口袋本看了眼,彻底收进密码箱里,“别误会哈哈,我可不是做记录,这是私人的事儿。”


“好吧,不过看在你对Loki的宠物痛下杀手,这里……” 笑归笑,Thor拿起海港公司的资料比划着,“波士顿港的生意能不能也让一部分?”


Steve看着Thor,上下打量这位Odin家族的大公子,笑着摇头,“听我的,这可不行,罗杰斯家族向来公私分明,我们不谈私事。你弟弟撕了我的人的衣服,港口公司我都不想给你了。波士顿港是我拿下的第一块地盘儿,它对我很重要。”


“美国佬真狡猾,哈哈哈……”爽朗高亢的笑声倒不是假的,Thor难得与美国佬做生意,Steve出手也算阔绰,“还好我们关闭了窃听器,要让他们听到,我们用他们当砝码谈生意,拉斯维加斯非闹翻天不可。”


“那是Loki的脾气,我的人可不会在外面闹,不过回波士顿就管不住了。” Steve看着Thor把密码箱交给手下,也是时候派人接小豹子回来填饱肚子了。


“谈完了?” Sam见Thor的人开了门,快步迈进了屋,“有点儿急事。Steve,你特别嘱咐的事有消息了。”


“说。” 

Steve见Sam有意避讳的模样,点头交待他,“Thor算半个自己人,况且这已经算我的私事,跟家族生意无关。”


Sam点了点头,额头挂满汗,警惕地看向客厅,“把人带进来,Odin家的人算自己人。”然后转过身告诉Steve,“Rumlow有消息了。”


“他在哪儿?!” Steve脸色一暗。


两个保镖压着的人被带进屋,有打斗的伤口,穿着打扮不像本地人,一下被推在地上双手反铐。“抓住了Rumlow的手下,查过底细了,直接从索马里来的。”Sam说。


“跑得挺快,他听得懂英语?” Steve站起来问,“他是在哪儿找到的?”


“他会,骂人的时候说了几句,之后怎么打都不开口。咱们的人在向西120英里左右的沙漠供应站得到消息,他们作战速度很快,没准儿都是雇佣兵。Bucky回来那天的凌晨,你派人清理监狱,不到7、8个小时他们就像消失一样。”


“用不用让我的手下试试?” Thor提醒Steve,西西里人在黑手党审讯可是行家。


Steve举起右手摆了一下,“没用的,他们都是同一个人训练出来的,折磨他们是白费力。Scott说那次bucky被他们的头儿,按在地上揍到半死,也没吐出一句顺着他的话。把枪给我。”


“what?就这么干脆的宰了?shit!你知道抓一个多费劲儿……”抱怨一通还是把上膛的手枪给了Steve。


“从索马里带回来的东西给他用上吧。” Steve坐下盯住那张脸,高高的颧骨和窄额头,肤色也不同,怎么也跟自己的人联系不到一块儿,“你是Rumlow的人?”


“你想问什么?”地上的人带着那边特有的口音,像戴着面具看不出什么表情。


“怎么改变主意了?你知道我想问什么,说与不说,你的下场都是一样。我建议你不说,这样我多些乐趣。”Steve摊开手,手势仿佛在说一切随你。


“用不上你的东西了,我的命马上就到头儿了,你就是Steve?”地上的人语气出乎意料地平静,“Rumlow马上就到,我们的人马上就到,winter跑不掉的。从没有人能从Rumlow手里跑出去,我劝你不如配合交出来,这屋子里的废物还能少死几个。”


“winter是你们给他的名字?” Steve抽出弹夹数了数子弹,然后开始清理弹道。


“他没告诉你?操,你个白痴。”垂死的人显然不担心性命,笑起来更显得嚣张,“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winter是Rumlow在James还小的时候给他起的,他可是Rumlow一手培养,对他'特别照顾',跑了那么多次也没宰了他。每次换个雇主卖掉他,他都有新名字。”

 

Thor和Sam对视一下,不知道是否需要回避,Steve低声“哼”了两声走过去,用枪顶住了他的脸,“我并不想听你告诉我他的过去,也不会逼他。他想说了自然会告诉我。”


“哈哈哈…我来告诉你…我们……”

跪着的人突然吐出一口血沫,笑声也开始漏气似的,脸上的肌肉随即松垮下来,他的视线越过枪,扫了扫四周,定格在Steve身上,“你是怕听到不想听的,对吗?……呵呵呵因为winter就是个……”


Steve突然甩一记上勾打,用枪托打在他下巴上,后倾的身子瞬间反弹回来,向前垂落,他露出裂开的嘴笑着,“不想让我说?...你不想知道.....他以前就……”


后退小半步之后,Steve突然左腿上前,右膝盖狠狠撞向他的嘴,发出几声断裂的脆响,他的脑袋顺势昂起,身体半折向左边耷拉着。嘴里吐出一团带血丝的黏物,鼻子嘴巴已经血肉模糊。


“他……”

地上的人再也没有机会说完这句话,重重倒在地上。口里流出一滩浊物与鲜血。


“他死了?!不可能,你就打了几下!” Sam惊叫起来,刚刚还有力气反抗的人就这么死了。


“给我检查他的牙!Rumlow可能在他们的牙里镶了毒药。该死!bucky的嘴里应该也有。给我找!给我找他在哪儿。” Steve把枪扔到一边,看向地上的死尸,“小混蛋!我要把他那颗牙拧下来……他永远别想用上这玩意儿……”

他永远别想用上....Steve扫着地上斑驳的血印。


耳朵里的窃听器又开通了,先是嘈杂的音乐声,紧接着是Loki的声音,“发生什么了?你们谈完了?”

“听着Loki,你和Steve的人在一起吗?” Thor低声问着他。

“当然,我们在酒吧,Scott跟小兔子跑了,Steve的宝贝儿正跟女人鬼混呢。” Loki敲了敲耳朵,“我知道你听得到,Steve,不信你自己来看,James亲口告诉我,他想要自由,他觉得委屈。”



评论(62)
热度(510)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