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看门狗(连载30)—军火商捡了一个满嘴粗口的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明天的拍卖会在金字塔酒店的地下,每一年举办两场,据说是黑(和谐)市都见不到的货,并且还可能包括人口贩卖。” 一份份打印好的资料摆在桌上,Sam通过自己的内线甚至摸清了拍卖流程。


桌上摊开的照片都来自于隐藏相机,也许它们的主人已经丢了性命。一张张被珍藏的底片,揭露了罪恶之城发霉腐烂的阴暗面。有人挥金如土、一掷千金,在看不见的角落也有人被腐蚀、被吞没。


Natasha用手指卷着红色发梢,检查发尾是否分叉,那光色像上了釉似的,“别以为我光顾消遣,请几个姑娘做头发几乎刷爆了Clint的卡,这笔账我要算在Steve头上。”

说着站起来夹起一张照片,“看看,这就是他们的通行证,顶级会员可以带人进去。我相信Sean留在这里不走的原因,就是等这场拍卖会。”


“难道你们不考虑让我和Jarvis黑进去?只要有网络的地方我们就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Tony在抗议,似乎大家遗忘了一个计算机天才。


“暂时不用,我相信你的能力。但高科技的风险最大,如果是能动用人情解决的问题,暂时不考虑你的建议。” Steve喝着他的茶,回绝了Tony的好意,“办事要考虑成本,Natasha准备联系一下Jessica,晚上带上她的朋友,我们开诚布公谈一谈。”


“Sean到底是什么立场?” Clint明显还不太了解罗杰斯家族的背景。

“我们就是先要搞清楚他的立场,拉拢一个议员比扳倒一个议员要容易。看他想要什么,找机会下手。如果Sean这个人跟皮尔斯已经达成协议,那也要看他的政改计划是否撼动我们的根基。” 


Steve有条不紊地说着,他的脑袋无时无刻都在规划,面前这桌人都是他能相信的左膀右臂。身为“一家之主”,Steve有责任带领他们,并给予保护。从他摸上枪的那天就计划拥有自己的一队心腹,同时他也是个按部就班的计划狂。


“那Odin家族的人呢?既然分了生意给他们,这件事就不算局外人。”

Steve想了想,每个人都安静等待他的指示,“把Thor叫上,还有我希望大家和Loki私下保持些距离,虽然他不是敌人但太能添乱子。”


“昨晚的事儿真的跟Loki有关系?” Natasha笑个不停,“最后你怎么搞定的?”


“我对他进行了心理方面的疏导…纯粹是心灵的沟通。”还没脱离角色,Steve说得严肃而认真,“Bucky昨晚喝得太多了,有时候连我都认不出。以后谁也不许带他喝酒,明白了吗。”


Tony听了差点喷出嘴里的麦片,赶紧扶正了歪倒的碗,“哇哦,心理辅导?顺便提一句,我们的窃听记录Jarvis可都是有记录。”


“是吗?那这小子可真没多少酒量,要知道我划卡时才结了十几杯调酒,那地方的酒能有多烈?可看他昨晚上醉得不省人事了。” 备受伤害,Sam哀怨地表示出不满,不仅自己留在酒吧等James喝完,弄湿全身之后连顿宵夜都没得吃。


“操,难不成有姑娘给他下药了?” Scott把腿翘在桌面,半躺在椅背上,“我也希望有小美人儿给我下药。一会儿你好好问问bucky,昨晚到底都喝了什么。”


“问我什么?……” 

James只穿着牛仔裤,裹着被子靠在门边。头发就像泡芙蛋糕蓬得很高,正努力睁大水肿的双眼。现在的样子就如同熬夜玩了通宵的年轻人,和拉斯维加斯每一个宿醉的男孩儿一样。


Steve拉过身边的椅子,用下巴挑了挑示意他过来坐下。James坐过来直接拉过Tony的碗,不出声地小口小口吃剩下的麦片。那里大部分是Tony剩下的坚果,挑食的计算机天才拒绝这种粗糙的食物。而James用勺子将冷饭全部扒拉到一起,完全不舍得浪费。嘴唇上还有血红的印子,一看就是被咬了,眼角也是红一片。像饱受摧残一夜。


“问你昨晚的事还他妈记得多少?” 话虽然这么说,Scott却站在James这一边,用眼神斥责着自己老哥,再不济揍一顿也够了,没必要把人弄成这样。不用问也猜得出。


Steve趁着James打哈欠的空档,把碗抽了过来,正攥着小勺准备饱餐一顿的人立刻变得垂头丧气。Steve把自己的牛奶推过去,脸上也露出不悦,“你还怕吃穷我是吗?罗杰斯家族多养你一个还不成问题。昨晚的事你还记得清楚吗?”


灰绿色的瞳孔被阳光镶上一圈金边儿,直直地盯着Steve看,伸出的手够着牛奶瓶,又猝不及防被热瓶口烫得抽了回来。Steve只好又拆了根吸管插进去,这要是再烫着,Steve就只能怀疑是昨晚把脑子喝傻了。


“bucky,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昨晚的事还记得多少?没事儿的,你记得什么就说什么。” Steve看他顺利喝到牛奶也松了口气,恨不能亲自喂他几口。


“我只记得一点儿……” James咬着吸管回忆着,眉头像打了死结,就连嗓子也哑了。直到牛奶瓶见底儿才放过那根吸管,像睡了一天一夜终于清醒,“我就记得最后那几下真他妈爽。”

 

 


“见鬼去吧!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我不能去?”

James一边叨咕一边跟在Steve身后,看着这个男人穿好西服又打上领带,“Steve先生,您不能因为我犯错一次,就干脆把我扔在这儿。”


“不行,今晚你就给我待在屋里,直到记起昨天所有经过为止。” Steve微蹙眉头看了下时间。Rumlow还没露脸,现在最安全的办法就是减少他外出。


要不是自己有错在先,James恐怕已经拆了一堵墙。用鼻子闻也知道今晚有行动,可Steve宁愿多安排其他人手,也不让他跟着。从第一天上任至今还从没有过Steve甩下他的行动。


“我可以保护您,甚至所有人,该死……要是不能近战,就给我一把SVD,我趴在隔壁楼顶都能打穿敌人脖子……” 

James的血液快沸腾了,喋喋不休,“Steve先生,我绝对比您所有的保镖还要负责,我还会用L96A1、M2HB勃朗宁、M60的所有枪,我甚至连他妈的M203都会用!您扔给我随便什么都行,万一……”


“听着,bucky,我不让你跟着是有原因。最多就这几天。我也不需要你搬出所有武器挡在我前面。” 这一秒Steve甚至开始动脑筋,干脆再让他喝醉算了。他完全可以命令James,对他这种严格受训的雇佣兵,服从命令是他们大脑最容易接受的信号。可Steve无论如何也不愿再用这种手段摧毁他。


“您的意思是,您不需要我了?” 

James的声音一下小了,整句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的手还握在腰间的枪托上,手指慢吞吞扣着保险栓,犹豫着是放下还是安回去。

 

“我不是……fuck!见鬼了!我现在每天说得脏话,比你见过的死人还要多。”

Steve走过来,干脆把他按在墙上,用舌头粗暴地撬开他的牙,掠夺性地亲吻他。这个人刚刚流露出的一丝难过令Steve坐立难安,差一点就告诉他真相。现在他用嘴唇含着James的舌头,另一只手捏住James的喉咙,掌控着一切。James没有拒绝他,喉部的肌肉放松任他轻轻按压,留下一个个指印。


毫无准备地被抢走氧气,无比失落的心情却瞬间被填满。Steve懂他,极度缺失的安全感时时刻刻折磨着他,除非用更强而有力的情感去灌注。他眯着眼惊讶于Steve这一刻的专注,舌头正被贪婪的猎人含住,在他喉结上的指腹力度也恰到好处。一直到他感觉无法喘息,Steve彻底席卷口腔所有氧气。相反,被压住的气管却无比兴奋,连心跳的速度也变缓了。James的身体从舌头开始麻痹,但全身又被牢牢擒住了。每一个细小的微处都对了。接着大脑进入了一片空茫,这种全然交托的信任让James彻底安定下来。

 

等他回过神,双手还挂在对面的腰带上。Steve正托住他的小下巴,以便于他顺畅地呼气。这双蓝得无暇的眼睛让James微微发怔,反应也慢了几拍,“操,您居然把我吻晕了?”


“对不起……我的错,我确实是个暴君,我道歉。听我说,我从没表达过不需要你,明白我的意思吗,bucky?嗯?明白就点点头。”

突如其来的情感也吓着Steve自己,但那种强烈而矛盾的交战让他束手无策。仔细来说,他自己何尝不是一个战士。

手掌托住的脑袋顿了顿,Steve第一次为自己的冲动良心不安,“我想说的是,我不需要你为了我送死,哪怕受伤。”


“那就是不需要我的意思,Steve先生。我是一件武器,没有人把武器锁在屋子里,而是要戴在身上。我可以保护您,我也可以为您干掉任何人。”

在他的概念里,不被需要胜过死亡的酷刑,他的身体是一把擦亮上膛的枪,但撞针的使用寿命只有一次。为了尽可能让Steve明白,他又强调了最后一句,“任何一个人,我从不失手。”


Steve无法直接解开他这个错误的谬论,Rumlow长期对他的驯化如同洗脑,让他根深蒂固只记住了那个男人的旨意。这件事急不来,但Steve有信心搞得定。


“我们今天不用杀人,是去见几个人,我保证不会太晚回来。你老实一些,我们达成协议,过了这段日子我就每天把你戴在身上,同意吗?” 

Steve想起他昨天的抱怨,尽可能温柔地拍着他的后背,就在以为成功了的时候却听到换弹匣的咔哒声。

“那我埋伏在您500码以外的距离可以吗?我打过伏击战。”

 

 


早就习惯了被锁在屋里,Loki坐着翻动书籍,这几年到真学了不少东西。突然有几声异响,他抬眼望去,James正挂在窗外。


“你是在找死吗?这种行为一点儿都没有创意。” 把玻璃窗打开,Loki还有些虚张声势,“你找我?”


“我找死?你探个头出去看看,窗台宽得都能睡个人,我他妈需要多蠢才会掉下去?” 说着James捡起几本书,习惯性地翻一眼又放下,“shit,Steve先生也把我锁起来了,他可能在生气。”


“你昨晚的事没告诉他?” Loki又近了一步,看起来这个人不像专程来怪罪自己,他的心思明显在别处,“你怎么知道我睡这儿?”


James瞥了他一眼,有些犹豫,“...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昨晚发生过什么都记不起来。Steve先生出门后隔壁的门响了,走过的足音我听得出来是Thor。”

下意识地辨别足音,这已经成为James的习惯,他睡在沙发里曾无数次闭着眼听Steve夜间走动。他清楚Steve说过的焦虑不是假的,夜里睡得并不安稳。


Loki这下没了顾虑,干脆坐下来闲聊,“真有你的,那个蠢货的足音是不是又笨重又大声?”

James摇了摇头,他看不懂Odin家族这两位少爷之间的恩怨,只是说他知道的实情,“正相反,Thor的足音很轻,很像我们这种受过训练的人。”

这句话仿佛戳中靶心,Loki的嘴角勉强抽动几下,慌忙看向别处。James也懒得多说,安静了几分钟之后黑头发男人又忍不住了。


“嘿,抬抬你这颗大脑袋,想不想出去?” 

Loki又开始怂恿自己的团伙,一条胳膊亲密地搭上James的肩,用他家乡的语言低语,“我知道他们去哪儿。也许我们跟踪一下再提前回来,没有人会发现。被关好几年我早就学聪明了,告诉你个秘密,我藏了把钥匙。”


“认真的?” James猛地抬起头,看着Loki得意的笑脸,心里突然对Thor产生深深的同情。但喜悦只持续几秒就消逝了,他彻底打消了念头,“...还是算了。”


“别这样,出了什么事儿都算我身上。难道你就不怕有人对你的Steve先生放暗枪?他现在的背后可没人照看。你不是告诉我,想杀Steve的人很多吗?” 察觉到James眼底的异动,Loki知道成功的大门又敞开了。

 



“你确定我们不会被发现?” 俩人都换上便装,James立起衣领,与Loki快步并排走着。

“我当然不确定了!万一被发现就分头跑,跑回来咬死不承认。快把你愚蠢的领子放下来,你这个……” Loki甚至后悔拐James出来,明明拥有高超的反跟踪技巧却施展不开,“你若是担心就戴上这个……”


说着扔了什么给他,James像捡了烧红的火炭一样,整个身体倒退了一步把它扔在地下。

“怎么了?戴口罩又不会憋死人,你可真是……” 说着像平时一样调侃,却愕然察觉James苍白的脸上隐隐泛出青灰色,两腮咬紧,仿佛再稍微用力就能将他整个人捏碎。

 



“把那小子弄过来,快!”

“给我戴上!杂种!你这个逃跑的叛徒,想活命就戴上!”

“这样他就能干好最不体面的勾当,因为没人记得他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这是怎么了?” Loki用手轻轻刮着James的鼻梁,这上面全是汗,整张脸都没了生气。


James低下头,拉斯维加斯的下午日照强烈,他看着就像夜幕,几乎可以肯定月亮就遮蔽在乌云中。这座城市连闪烁的霓虹灯都没有。

感觉有一根手指正戳着自己的腮边,James偏了下脑袋,这个世界又恢复正常。

“没什么,你不会想看我戴上那东西。戴上之后我就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只会服从命令的死人。” James尴尬地笑了笑,拨开额前的头发,让它们垂下好遮住自己的眼睛。



评论(49)
热度(552)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