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看门狗(连载31)—军火商捡了一个满嘴粗口的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你好像有很多不愉快的过去?要不要跟我聊聊?你到底叫什么?”

顺着中央街道向西,正是赌城最繁华的几个街区。一路经过豪华的海盗船酒吧,停在Newyork酒店的过山车底下。夹杂着人群的尖叫,从他们的头顶呼啸而过。


“bucky,我叫bucky。” 说着James吐出一个烟圈儿,把手指戳进去打转,“我没什么可聊的,每个雇佣兵都这么过日子,我可不是特殊的那个。”


“他们就在对面,进去之前跟我聊聊吧,我快憋死了。” Loki踢了踢James的脚尖,催促他说下去,“成天憋着简直比死还要难受。”


“这就比死还要难受?你他妈……” 难得见这个人笑得轻松,Loki甚至觉得这个男人的笑容带着砂糖般的甜,可他说的话却苦极了,“我倒觉得比死还要难受的是饿。你会感觉肚子里扭成一团,有时还会抽筋。连续饿上几天,人的眼睛和耳朵就特别管用了,鼻子能闻见很远处的活物。在夜里就像动物一样,眼睛带着贼光,懂吗?” 说着用手指比划着眼睛,笑纹像勾兑了蜜。


“这是你接受过的特训?” Loki冷不丁地问,脸上像挂了霜。


这种记忆已经快淡忘了,上一次饿肚子还是初见Steve的时候,三天还是四天记不住了,反正在飞机上是Steve给了他一顿饭,然后他就再也没挨过饿。James尴尬地点了点头,又吐了一个烟圈儿,“你呢?聊聊你的事。”


Loki一口气把烟圈吹散,看James瞪大眼睛的表情,颇为得意,“我?我没什么打算,只是想回故乡,西西里岛连天气都美得像艺术品,每家都有橘子园,你想不到海风还能飘出柠檬香。沿海可以游泳,冬天晒太阳。小时候我跟Thor睡在葡萄架子底下,那个蠢货总是糟蹋酿酒的葡萄,等再大一些他就总下海潜水,非说海床的贝壳里有珍珠。”


“Shut up— 搞不懂你们,我要是你绝不别扭着过日子。Thor到底哪儿惹着你了?” James眯起眼睛,在逆光中辨别人影。

像被踩了尾巴的野猫,Loki一下炸了毛,“他就没有不惹着我的时候!他从不站在我这边,教廷长老说是我们犯了罪,他就只会带我私奔。Odin家可是西西里岛的影子政府,Thor他完全可以……”


“别动!”  James猛地一把搂住他,整个人贴在他身上,在街角紧密拥抱。一只手按住Loki的后颈,两人的嘴巴错位贴在脸上,从外侧看就像一对接吻的恋人。


“谁?” 机警地搂上James的腰,Loki瞬间搞清了状况,他挪了挪步子,把躲起来的男人转到里侧,贴着他的耳边问:“又碰上仇家了?”

“是皮尔斯的人,好几个。” James用手勾紧黑色的发丝,“真他妈不凑巧,其中一个还被我揍过,该死的。”


配合着他的动作,Loki从反光玻璃洞察,“看见了,那个倒霉蛋的脸是你干的?下手真狠。”

“谁他妈让他碰Steve先生,要不是当时手腕没养好,我……” James闭上嘴,另一只手在Loki后腰滑动,刚刚发觉得太晚已经跑不开,现在听声音已经到了附近。


Loki挺直腰身配合着,过于纤弱的骨架并不占优势。只有砰砰砰的心跳声,震耳欲聋,在两人之间荡着回音。街道格外窄,他们一个接一个错身而过。脚步响动由远及近、由大变小,James紧闭的眼皮不停抖动,借着Loki变换角度的脑袋和垂下的头发闪避。


挑起上眼皮偷偷眯着,几个人的热度从Loki身后经过。正以为成功浑水摸鱼,其中一个手下还是好奇地回了头。如此近得距离令无所惧怕的西西里黑手党也打了个哆嗦,不仅另一条手臂也圈住James的脖子,还用手揉乱他的发型。胡乱垂下的发丝挡不住侧脸,情急下Loki真的贴住对面的嘴,只留给他们一个黑色的后脑。


感觉带着葡萄香气的嘴唇贴了过来,James鼻息先乱,下意识地猛地把人推开。变故发生太急,瞬间一切都变了,变成黑白色的默片。所有人都愣住。James长大了嘴巴,打破了一直僵持的沉寂。

“Shit!”


 拉住Loki向前逃命,他猛得打了个惊战,所有人从静止变为运动。

后面的男人向前扑了过来,卷起一阵阴风。Loki被拉得到处乱窜,在逆流中扒开人群,热风紧贴着他的衣襟,在柏油马路的路面呼呼吹过。被追上的瞬间,他抽手提膝猛烈撞击过去,翻身就是一脚,细长的腿踹开身后的胸口。James回身再补一拳,打得男人应声倒地。两人顾不及细看,向前面的酒店狂奔过去。

密集的人群还流动着,混乱也只是分开它短短数秒,紧接着又汇合成一处。像汪洋大海中泛起的小海浪,不经意地又沉了下去。

 

 


“你这个蠢货……要被你害死了……” 在酒店大门,Loki顾不得形象靠在墙上换气。黑绢一样的发丝杂乱地糊在脸上,“你推我干什么!……他们马上就过去了……”


“谁他妈让你亲我了!……你居然贴我的嘴……真恶心!你个变态!” 一边抹着嘴一边骂着,James不停用手擦着嘴唇,原本红肿的红印这下更明显。


Loki整了整被揪开的衣襟,面带愠色瞥了他一眼,“我还不是帮你,怎么就变态了!我又没伸舌头进去,再说西西里岛原本还有亲吻的风俗,你懂什么!”


“Oh shit!给我闭嘴吧,我不想听一个男人把舌头伸进我嘴里这种事,我他妈现在应该用酒精漱漱口。” James观望着,警惕没有人追上来。多亏这里源源不断的观光客,否则几分钟前直接被按在地上。


Loki优雅的脖颈像高傲天鹅,完全不在意异乡人的反应,“别告诉我Steve从来没吻过你,混球!他亲你就没问题,然后辱骂我是变态,这要是在西西里我就把你扔海里去!” 说着撑着胳膊给他指了指前方,“不过看来我们找对地方了……Thor旁边那个该死的女人是谁?!”


“谁?” 

James定了定神,没等Loki反应过来就拉过他蹲下,用气音说话,“你他妈懂不懂潜伏?现在我们不能让他们发现,明白吗?你这样上了战场一分钟都活不下来。” 说着在人影中细细观察,像执行任务的杀手,“其中一个是Jessica小姐,另外一个我不认识。现在看完了我们能走了吗?”


“走?你不想过去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虽然也觉得好笑,明明距离有200码,Loki也跟着用气音交流,“他把你锁在屋里然后来见女人,我就说咱们应该联手,怎么样?现在也不晚。”


James紧紧拽住他,看起来Loki才是那个想冲过去的人,“Steve先生有他的理由,他的聪明大脑无人能比,现在我们必须……Oh fuck!” James瞪直一个方向,脑子中不停计算着目标的距离,眼前仿佛出现红色的靶心,就差拔枪出鞘,“9点钟方向,发现目标,移动很慢。”


Loki找了几秒才确定,对James刮目相看,“别说你小子真有一套,Sean的照片看过一次就认得出,何况这里人这么多。”


“开枪的机会只有一次,认错目标被干掉的那个就是我了。” 面前这个男人让Loki眼生,不是刚才闲聊的人,也不是跟在Steve身后的人,像是一把冷冰冰的凶器。“Sean怎么会在这儿?身后还有三个人,距离Steve先生90码偏西南,平民太多不能开枪。”


James从弯折的小腿上抽出闪着寒光的匕首,侧刃的历光照进了瞳孔,一闪而过。他舔湿右手拇指,在锋利的刀刃上摸了摸,无名指忽地弹起。Loki看着可怕的凶器绕着他的拇指,极其漂亮的在空中画了几个圈,像音乐家的指挥棒,精准而迅捷。


“你这是做什么?想知道Sean的用意也用不上刀子吧?就不能机灵点儿。” 用手死死按住James的手腕,Loki觉得手下压住的体温都降低了。


“松开我,我得确保他们开枪之前能干掉……嘿!你他妈给我回来……” 没说完就看Loki弯着腰钻进人群,James急忙收回匕首,跟着也钻进去。

 



眼前的女人们聊着不相干的话,按Natasha的原话,'不能一上来就跟女人谈条件'。手机在兜里震动,Steve弯着腰示意失陪,走远了几步,“一切顺利。怎么了?”

“真搞不懂女人们为什么约在shopping mall,你们找个隐秘些的地方不好吗?” 留在酒店的高科技负责人打来的,透着无奈,“Steve,我得告诉你件事儿,跟踪器刚刚更新位置,bucky和loki不在酒店。”

Steve迅速用手盖住手机话筒,掩饰自己紧张的嘴角,“他们在哪儿?你立刻派人过去。”

“嗯……我看不用了,卫星显示他们就在你附近,不超过100码。汇报完毕,你可以去逮小老鼠了。” Tony说完就抽身而退。

 



扒开一层又一层人群,James急速在目视范围内搜索。他不敢想象弄丢Loki的后果,这个人如果胳膊伤了恐怕自己要用一条手臂来赔。然而所有的不凑巧都能找上他,硬着头皮也得接Steve先生的来电。


“你在哪儿,bucky。”

“我在酒店,Steve先生。” James捂着手机回答,生怕吵闹的环境泄密。同时加快了搜寻的速度。


“是吗?在做什么?”Steve盯着不远处飘忽不定的人影,突然回忆起小时候也只有Scott令他如此头疼。

“我在……找东西。” James完全泄了气,这根本找不到目标。然而更因为一股难过的感受击中他,令他动弹不得,像被烈火烧焦。

“在找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从背后接近,站在几步之外,Steve等着眼前人的答复。



James站在原地咬了咬牙,几次张嘴又闭上。做不到,他做不到。汗水顺着额头流进眼角,杀得他眼睛生疼。他用手胡乱地抹着眼睛,只揉出了更多的泪水。喉咙里可能横了一把匕首,刀刃划得他说不出一个字。

他背叛的次数记不起。身体的记忆纠缠不放,随着每一口呼吸,从旧的血细胞死亡,再从新的血细胞重生。所有细小的伤疤底下,都掩盖着一个黑色的望不见底的空洞。

你们的忠诚一文不值!就是一堆垃圾!把你们的尊严、信仰、信任……都他妈给我忘干净,迟早都会被敌人踩在脚下,更会被人利用!对你们最重要的是什么!”

“活命和任务,长官!”



“bucky?” 

Steve催促两声,逼着James回答。这一秒他觉得自己过于残忍,但他跟自己打了个赌,就赌自己全部的信任。如此之近,他看得出前面的人在犹豫,他甚至能想象James的表情和动作。这个男人像一根铁钉竖在面前,扎进Steve的肉里。

 “我、对不起,抱歉,我说谎了……Steve先生,我、我骗了您,我不在酒店、是的……我还把Loki给弄丢了,我……您给我点儿时间,我能找到他……对、对不起…我、我对不起您的信任……” James每说一句都感觉心脏再收缩,一抽一抽的,缩到他肋骨疼。



最后Steve费了好大劲儿才把James手里的手机抽出来,以至于不得不一根一根掰开他手指的关节,隐约发出咔咔咔的清脆声响。


“连撒谎都不会,真不知道以前你都靠什么骗人。” Steve摊开手掌捏了捏他过于紧张的指尖,汗津津的手心攥得冰凉,“我又没生气,你怕什么。”

“好了,没事了,这件事我算在Loki头上。跟我过来。” 看他一直不动,Steve干脆拉住他一起走,他有种预感,James总能分毫不差地戳进自己心里最酸疼的那个地方。


James稍微挣脱开,低声说,“没事了?可Loki让我弄丢了,这他妈能没事?Thor知道会宰了我的。还有我刚刚看见Sean了!”

“哼,Loki可是西西里黑手党的人,Thor说有时他都打不过这个弟弟。看见Sean很正常,拉斯维加斯就这么大,撞见名人也不稀奇。”


“什么?fuck!我还以为他不能打,早知道就不用跑。您跟我说说对付Sean的计划好吗?我好激动!” James低头跟在后面,摸了摸自己的后腰。

“这不可能!fuck!我的枪呢!” Steve回头笑了笑,仿佛早就料到。

 


一桌人看到James时并不意外,Steve更不避讳,只不过先与Thor耳语,告诉他弟弟又跑了。

Jessica依旧是上下打量他,James这次反而别扭起来,他觉得那眼神里有股嘲笑,嘲笑他信誓旦旦地说对女人没感觉,可转脸就忘干净。这种焦灼的想法让James有几秒的不自在。但很快就没工夫不自在了。


刚刚消失的Loki大摇大摆走过来,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坐在Thor的腿上。他翘着自己的鞋尖,轻轻点着地面,环视一桌之后把战利品扔在桌上,“Sean说明天带我进去。”

Thor完全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架势,亲自弯下腰给Loki提上鞋跟,既不称赞也不责备,“你色诱他了?明天很危险,你多带几个人去。”


“还用得上色诱?他眼睛几乎黏在我身上了,美国佬就是这样粗鲁。当然我的话不针对在座的各位美国人。”

从小生长在Thor的骄纵之下,Loki认为他已经收殓很多。紧接着又把腰上的东西扔给Steve,“收好了,你宝贝儿的枪。今天闯的祸算我的,谁让你把他锁在屋里。知道你是心疼他抛头露面又危险,你敢说不是怕别人抢了他?”


“Steve—”

Jessica站起来抖了抖定制的裙子,眼神扫过Loki和James,最后定格在那个人身上,“既然现在你仍旧是我的未婚夫,我们需要谈谈了。”

    
                                                                 

评论(42)
热度(522)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