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看门狗(连载38)—军火商捡了一个满嘴粗口的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着火了?一片橘红色的火海?爆炸声?还是螺旋叶片的噪音?Steve从一场噩梦中惊醒,直接坐了起来,他不知道呼吸时胸口为什么疼。


惨白明亮的四周,貌似是吊灯正被吹进的风搅得叮当乱响。这是哪儿?Steve一片茫然,尝试几次深呼吸,试图将视线聚焦。可无奈眼前模糊一片,只能看清自己的五指。伴随深呼吸的起伏,前胸后背的疼痛似乎马上要挤瘪他。


这是什么地方?Steve抬起手,手背上插着什么,离近一点儿,是输液用的针头。

骤然一惊,记忆像开闸的洪水一样汹涌而来,Steve想起那张脸,那个声音,那个冰冷的隔着手指的亲吻……

还有……


心脏顿时想被泡在泄洪的冰水里,被四周尖利的冰锥呼喊着刺穿了。Steve甚至弯腰捂住了胸口,仿佛下一秒就要从指缝间迸出血来。

 

Steve不断逼着自己深呼吸,身体一点儿力气也使不出,他收缩胸口却又让疼痛加剧。走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Steve木然地抬起头,对着门的方向喊出了那个名字,“Bucky!”

 

“Steve!你醒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彻底打破了他的痴念。


Steve忽然松开双手,在空气中乱摸一气,仿佛那个人就在眼前,他用指尖勾勒那双绿眼睛、他怎么都下不去的黑眼圈、俊朗的鼻子、柔软的嘴唇和宽宽的小下巴。最后他狠狠拔掉手背的针头,将手垂在身体两侧,“bucky...”


“你疯了!”

 Natasha冲过来擦掉溅出的血,面前的男人是她从未见过的心灰。“你晕了两天,冲击波震碎了你的肺和两根肋骨,盲弹伤到了你的眼睛,再加上爆炸震伤……估计要几个月才能恢复。你这次很危险,需要注射这些抗生素。”


危险?Steve心里想着,一动不动,但始终拒绝Natasha将针头重新插进血管,“出去吧,我不需要这东西。”


“Steve……”  Natasha掐住他的手腕不放,几乎用上全部力气,这个男人刚刚捡回一条命,她再三犹豫着说与不说,“有件事我考虑是否要告诉你,但是你保证不许胡来。”

“我保证。” Steve空洞地望着天花板说。

“看在多年的情分上,希望你的保证有效。” Natasha扎准位置推入针头,“他没死,bucky还活着。”

 

 


Clint在会议室忙着,面前同时运行了好几台电脑,每个上面都在接受无法计数的内线资料。他的双眼涩涩的,在飞快闪动的屏幕里快速摘选,没有人能同时处理如此之大的工作量,就连拥有“鹰眼”美誉的人也不得不偶尔停下,揉一揉眼角。

几台屏幕底下的红色灯忽闪忽闪的亮起,Clint过目不忘地速记着,安静的房间里只剩刷刷的纸笔声。Sam弯身递上一杯冰水,见他腾不出手干脆送到嘴边,“你这样会过劳死的。”


侧过头,Clint就着杯口大口大口饮下,似乎冰凉清透的冰水能够缓解困倦,“你知道对于消息者而言,时间意味着一切。”

占据了凯撒宫酒店顶层作为会议室,几十部眼花缭乱的通讯器依序排开,Tony不停追踪着最新的发射源,试图确定具体的位置。但James的坐标就仿佛在这片沙漠中消失了,像沙漠中的雨水一样,生生地蒸发。

 

【砰!】

Steve重重一脚踹开门,他赤裸上身,肌肉被严严实实的裹在绷带里,嘴唇惨白。“他在哪儿!” 扶着墙壁的样子就像走在迷宫里。


“Steve!你保证过的!shit!我他妈居然信你的鬼话!” 匆忙追来的人赶紧检查绷带,果然最内一层染上血红色。但Natasha完全应付不来这个人。

所有人站起来一起扶住他,Steve身上还带着火药的气味,绷带下的肩膀依旧坚实,“他受伤没有?”


“Steve,这件事可能比较麻烦。” Scott嘴角淤青,他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自己把自己给揍了,“他……”


“嘟——”

声音一响Tony就迅速钻回工作位,他等这一刻两天了,在屏幕光下每个指尖兴奋地发亮,“我把每个人的通讯器链上电脑终端,现在这通卫星通讯呼叫Steve的号码,我直接转过来。”

Steve心里隐约有了眉目,点了点头。


电脑终端先传出一声【嘟——】的长音,然后是【沙沙】的杂音,最后出现一个低沉又苍老的男声,皮尔斯的声音,“Steve,你睡醒了吗?”

 


无边的荒原,James跪在沙子上,那个男人捏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语,“winter,这是我给你起的新名字,沙漠永远没有冬天,可是你的命永远属于我。你最重要的是什么?!”

“活命和任务,长官。”

“你的名字叫什么?”

“winter,长官。”

“好孩子,今晚破例,你可以吃口东西。”


下一秒James吃力地在沙漠里走着,过于沉重的装逼迫使他不得不粗鲁地拔出陷入沙地的双脚。风滚草和干枯的胡杨扎在远处的小沙丘上,脚下不知不觉又踩碎什么动物的骸骨,或者是人的骸骨。


他越走越慢,太阳在头顶烧得像火,汗流浃背逐渐看不清远方。那个人将水泼在他脸上,声音从头顶传来,“你他妈要让我说多少次!再用嘴呼吸我就把你的嘴缝上!” 

James的脸被踩进沙子里,不知过了多久。夜晚的沙漠冷得像地窖,风卷着沙石,辨别不清方向,他的打火石怎么也找不到了,抱着自己一动不动缩在下风口,他的打火石丢了……

 


隐隐约约听到螺旋桨的声响,爆炸声,好多人的声音一起在耳朵里叫他的名字,直到James挣开水肿的眼皮,才发觉刚刚是梦。


“Fuck……”

James躺平四肢咒骂起来,两天前的分别让他难受得像剜掉了一块肉。一直以来被死亡的恐惧笼罩,真到最后一刻反而脑子好使了。他受不了这个,心碎的分别还不如痛快的死了。


说是上天眷顾或走狗屎运,谁能猜到地下拍卖会场的酒窖连通了贮水池,天塌地陷后整个人掉了进去。多亏曾经接受过残忍的极限屏气训练,让James勉强游过那条冗长的水道。那简直比他任何一次屏气都折磨人,普通人绝不可能活着出来。

只是没想到爬出水面直接进了Sean的基地。


James眯起眼睛,打量着四周。天花板上有一道狭长型的通气孔,灯光刺眼,窗外很吵,是他最熟悉的风声,沙漠的风声。舔了舔干裂开的嘴唇,想撑起身子,无奈双手被铁镣拴住。不过值得庆幸,自己捡回一条性命。

是的,仅仅这一条就够了。James挪了挪手上的铁链,哗啦作响。右耳道的窃听器可能进水或震坏了,始终没有声音。嘴里的跟踪器也没有了,应该是他晕过去之后被彻底搜过身。

他想起了Steve最后的样子,他的眼神,那眼神饱含焦灼、痛楚和绝望,站在那里看着前方。这简直令他痛不欲生,痛到他彻底想通了。失去他、离开他,比死亡还残酷。

 

 

“睡得不错,托你的福。皮尔斯,你有话不妨直说。” Steve冷冰冰地说,看不清眼前模糊的人影。Tony马不停蹄地开始追踪信号,Sam用红色笔迹在墙上的地图不断做着标注。


“要不要最后做一场交易?”

“什么交易?”


“看看罗杰斯家族的老大,Steve Rogers,愿不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换那个人的小命。” 皮尔斯边说边轻笑着,“提醒一下,Sean就在他旁边。”


“不准动他。我明白告诉你,为了他我愿意跟一个国家撕破脸,更不在乎把整片沙漠轰上天。”

 Steve的语气如故,但所有人都看出他拳头一紧。这一刻他的脑子闪过无数下作的手段,棍棒、捆绑、电击、针剂……而这任何一种都绝不允许发生。


皮尔斯停了几秒,声音听上去平淡无常,既没有激动也没有咒骂,只是加重语气提醒着,“Steve,现在由不得你,人在我们手里。”

“还是让我们多谈谈这笔交易的细节吧。” Steve的脑袋飞快地转着,但他仍然镇定,看上去像真的谈一场生意,丝毫不为视线影响。


皮尔斯又沉默了一会儿,发出几声干涩的笑声,像破了气的阀门,“我们派人去接你,就你一个人,跟踪器和武器卸掉,看你有没有胆量来基地换他。”

“就这个?你们的战术还真是老套。” Steve说道,“我答应你,但是我要先确定他安全。否则免谈。”


皮尔斯张口似笑非笑,“可以,我一会儿让Sean打给你,你的宝贝儿现在……” 没等说完,皮尔斯挂断了电话,通讯设备只剩【嘟——】的忙音。

Steve的脸色不太好看,像噎住似的说不出话。突然倒吸一口气笑出来,“Bucky活着。”

 


【砰!】的一声,震得所有人一惊,门又被谁踹开了。

Loki一只腿上打着夹板,拄着拐一蹦一蹦地跳进屋,张牙舞爪地挣脱Thor的搀扶,“为什么瞒着我!Steve,他在哪儿?”

“具体位置追踪不到,正在缩小范围。” Tony报告了近况,愁眉不展。

“他在Sean和皮尔斯手里。我准备用自己去换他。” Steve几乎没有考虑退路。

“我也去!” Loki坐下来使劲摔了一下拐杖,瞪着Thor说,“我必须去!”

Steve双手握成拳,很不情愿地说,“你们的心意,作为罗杰斯家族的……”


“闭嘴!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必须去……” 

Thor有力的大手正轻抚着他的发丝,温柔地给他足够底气,Loki的脸上露出久违的宁静,最后闭上眼睛,“...他没有跟女人鬼混,是我又下了药。他说你不让他喝我递过去的东西,我只能把药粉卷进烟丝里。抽完之后,药劲发作,他看到的所有面孔,都会是当时最想见的人。”


“该死的!居然是你!” Sam第一时间捏碎玻璃杯,他可没忘记那晚闹了多少麻烦。

“我怎么知道他会喝的那么醉!什么都忘干净了!我本想着药劲一过,他就跟Steve解释清楚了,谁知道他喝那么多……”

Loki说到一半儿停了,因为就连对他一贯纵容的Thor也生气了,“都怪Steve杀了我的宠物……好吧,这话我就说一次,我很抱歉。”

 

“因为他永远不会拒绝我的酒……这个小混蛋,也不知道那晚都跟我聊了些什么,笑得傻乎乎的。” Steve敲了敲桌面,微微侧脸,“Scott,你帮我找一下那晚上的女人。”


“额……我们是不是应该把重点放在怎么救他?” Tony不停地敲击键盘,调试着音量,“还有一件事很奇怪,bucky的窃听器有声音,但是从没回应过我,我怀疑窃听器震坏了,需要再打开吗?”


Steve脸色微变,犹如被冻住的心脏生生敲下一块,摆了摆手,“救他的事不用商量,我们不占优势,我一个人去就行。你们加快搜索速度就好。另外..窃听器没坏,是bucky的右耳,他的耳膜还没养好。”

Steve不忍说下去,仿佛不说出口就不会成真。他可以直面自己的伤口,哪怕视力受损也不皱眉头。但他不忍接受这个现实,那个人的右耳聋了。



James被声音惊醒,听足音是一个男人,他抬了抬脑袋,正看到Sean打着电话推开门,那假笑的脸傲慢无礼,令他一阵反胃。他说着什么走近,打量床上的身体。James瞥了一眼,回以冷冰不屑的表情,往远处挪了挪。

 

“按照时间,你一个人去,我们的车去接你……是,地下拍卖会的幕后主使就是我……你的宝贝儿很好,他很漂亮,就躺在我面前。你真该看看他的样子。” Sean抹着嘴笑着,走到床前,不停地用脚尖踏着地面,“我已经尝过他了,味道不错,很润滑。你很会挑男人,Steve。”

Sean的声音同时从通讯器和窃听器声道传来,扔了一枚炸弹给Steve。


“Fuck,你他妈的尝过我?就凭你?!”James的身体一动,就是一阵哗啦的响动。但是他的声音准确无误地被窃听器捕捉到。


Steve揉着眉心摇了摇头,那可是他的小豹子,就算听不到他的声音,自己也不会相信Sean自大的屁话。再次听见James的声音简直令他重生,他能想象那个男人现在生动的表情和脏话,仿佛是他的生命之源。


“Sean,你们要对付的人是我,别伤他,让我跟他说句话,我要确定他的安全。” Steve的声音很低沉,呼吸声清晰无比,那个人还活着,没什么比这更重要了。


“哦不行,他还没穿衣服呢,身体可真美,我有点儿不想把他还给你了。或者你出个价,把他卖给我?” Sean又近了一步,对着James说,“宝贝儿,有人想听听你的声音,叫两声听听。”


“你他妈的废话比我见过的死人还多,夸我身体美?你眼睛废了?Steve先生的性感大脑你骗不过去了。”James斜倪着床前的男人,狠狠比了个中指,“死基佬。”


“操……” Scott实在憋不住无奈地笑了,“真他妈是Steve的好姑娘。”


Sean从那明亮刺眼的光晕下走了出来,带着标准的政客表情,令James有一种从头到脚的排斥感,“宝贝儿已经叫不出来了,我亲自帮帮他。”


“Sean,别碰他,我再说一次。” Steve的心一直揪着,恨不能顺着声音穿过去。


“嘿,小美人,你平时用哪只手持枪?” Sean把手机放在床头,划开火柴,点燃了口袋的雪茄,含在嘴里又低头问道,“不说?算了,我就当你用右手。” 说着一把抓过James的手腕,紧紧拽着。

“何必吃苦呢?叫几声,你的雇主会马上飞奔而来救你,这个很疼。”

James盯着上空缭绕的青烟,忍不住讥讽一笑,“尽管试,Steve先生会对着你的脸开个洞出来。”


“嗯,正合我意。”

说着凶戾地烫上了他的手腕,狠狠地左右拧动,几乎掐灭了火星。James就好像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是抬着头盯着他,除了手腕附近的肌肉剧烈痉挛,还有沁出的冷汗。


“不叫?” Sean拿起雪茄又吸一口,“Steve给了你多少钱?”


James深深呼出一口气,喘了几下,“你真不知道我以前干什么的?还有你的鼻梁是不是Loki揍的?你最好能一直锁着我,否则我他妈能把你揍进墙。”


“很好。”  

说着又把烟头扎进刚才那块皮肉碾着,“我很享受看你忍痛的表情。Steve马上就来送死了,为了你。你怕不怕死?”

这时James已经闻到焦味儿了,汗水流进眼角,一时睁不开,“操,你就这点儿本事?……你这点儿能耐干不掉他的,谁都干不掉他……至于我这条命,只愿意为Steve先生活下去。” 接着一口血沫吐在Sean脸上。

 

又是那阵长长的忙音,Sean挂断了电话。短暂沉默后Loki抢在所有人之前开口,对着Steve伸出手,“我说,Sean就交给你了,皮尔斯交给我,怎么样?!愿意合作吗?”

(对,我就是场面造特大,转身就撒花的那种亲妈)

 

评论(44)
热度(625)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