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盾冬】看门狗(连载55)—军火商与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James没有戴面罩,嘴里还叼着没抽完的烟,在灰暗的阴影中一闪一亮,像猎手设下的致命诱饵。他手指刚硬的骨节上还缠着格斗绑带,一层又一层。变干的暗红色血迹是一种危险警告,这双手不久前把什么人像打沙袋一样置于死地。

这男人果真是索马里最危险的佣兵之一,winter,恶名昭彰。

如果他不是被那个叫Steve的男人从车里横抱出来,那Peter仍然是这样认为的。

 

现在他自愿地被固定成那种被呵护的姿势,包裹在黑色战术长裤和黑色军靴中的长腿不再像刺刀一样笔直,而是弯曲成带有脆弱感的角度,被圈在Steve强壮有力的手臂之上。闭着的眼睛看上去是从未有过的平和和安定,一只手从颈后紧紧搂住高大的男人,另一只手放松地搭在他结实的宽肩上。

这不禁令Peter大为震惊,究竟这个男人是什么来路,轻而易举地化掉了winter的危险性。当他抱起裹着毯子的杀手从自己面前经过,Peter才真正打量起这个神秘的男人。


他穿着深色迷彩的军装,笔挺的领口有两枚领章,宽出常人的肩上配有两枚肩章,左臂的图案则十分熟悉,由一只振翅雄姿的鹰和一枚圆形的盾徽组成。Peter心里一惊,这男人难不成就是正规军的美军支援?

当他踏着嚣张的军靴挺拔而严肃地从面前走过,那股令人生畏的统治者的气息让Peter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正当他几乎确定了这才是winter真正的雇主,他惊奇地看到这男人小心地亲吻了winter的头顶。

 

这绝不可能是佣兵的主人,Peter陷入了迷惑。依靠残暴和镇压令佣兵屈服的主人是不会亲吻自己的手下,他们会用武力和疼痛,绝不会用什么温柔的亲吻。令他更想不到的是……


“Steve先生,我自己能走。”

James肚子里的酒精还没散,睁开眼示弱地向上仰望,微微收紧双臂将身体向上送了送,渴望这个拥抱永不结束,像是渴求更多的温暖。他的脸隐匿于Steve高大身躯投下的阴影保护之下,只能看到Steve的下巴,可只看到这一点下巴就令James不允许任何人冒犯这男人。

Steve的样子明显正在愤怒,或者被什么困扰。他皱起眉眼的凝重让周围的喧哗都冷清下来,观察四周的眼神像巡视自己的领土。他没有回答也没有放下怀中迷恋他的男人,而是轻轻低头跟他耳语几句,就先抱着他进了自己的房车。

 

“愿赌服输,小伙子们,快点儿给钱。” Natasha扭动危险的胯骨从Scott、Sam、Tony、Clint面前走了一圈儿,从懊恼不已的赌徒手里抽过四张百元的美钞。

“Shit!我为什么要跟你们打这个赌!该死的!” Scott和Sam扭头离场,Natasha把钱递给Clint,回身捏了捏小鲁格的脸蛋儿。

“我就说他们回来不会跟另外的人闲聊,他们偏偏不听。不过你也别难过,他们只是太久没见了,他还是爱你的。”说着欠了欠身子,给小鲁格的额头上留下一个火红的唇印。

“嘿!我以为这种待遇只有我独享,这小鬼长大了还得了。” Clint从兜里捏出一张美钞塞给小鲁格,“下次这位性感的女士再亲吻你,你记得要学会拒绝她。”

Peter看天色也不早了,朝着最后的那辆车跑过去,他得去看看Wade,那可怕的家伙还被扎了麻醉针睡着呢。

 

 

Steve轻轻地把James放在床边,拧开一盏灯。他手上戴着的是James一年前带走的家主手套,黑色小羊皮在灯下泛起柔和、不刺眼的光芒,柔软却有力量。他捏着James的肩蹲下来,戴着手套的手捧住了刚从酒醉缓上劲儿的脸。

“他们都在您这儿?……太好了,我他妈已经养不起了。” James顺从地把脸贴在Steve手掌中,任凭他占有性的目光一寸寸地仔细打量他,“他们没受伤吧?我走了两周,我想去看看……”

Steve像是料到一样,不轻不重地按住他的肩,带着不可抗拒的力度。他搂住James的腰,整个人陷了进去,“别走,他们都很好,我不好。”这样威严的语调透着不相符的脆弱,让James沉浸其中,几乎窒息。他看不得他因为自己难过。

“……那好,您让我呆在哪儿就呆在哪儿,只要您开口,我都愿意……holyshit!谁他妈把您伤着了!” James弹起来把Steve按在沙发做好,看着固定纱布的绑定带。然后他自觉地分开双腿跪下,用手刀划开绑定带和军裤,果然里面是沾血的纱布。

 

James被身体里强烈的狂怒俘虏了,这简直是触及他仅有的生命底线,“Fuck!您中弹了?……是他开的枪?我现在去宰了他!”

“别动,呆在这里。” Steve弯下腰抱着他的头,柔软的皮子抚摸着James的后颈,“你不是说只要我开口就哪儿都不去?我想你就只呆在这儿。我以为你死了。”

James先是微微挣扎几下,血性里的暴怒很快地被Steve驯服了,甚至因为渴望更多的爱抚伸长了脖子,是的,他就是不想看到这个男人不高兴,自己心甘情愿地跪在这里,哪儿都不去。

“我也以为您死了,恨不得杀了自己。”

“子弹没打中,否则我可抱不起来你,是弹片划伤,跟你腿上的一样。”James的手搭在Steve肌肉分明的大腿上,仰着头被他死死按在怀里,“我会帮你取出来,明天一早医生就安排,这样你就自由了,Bucky。”

 

 

“什么?!” Peter围着Wade转了好几圈儿,看着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的男人,不可置信地叫来了所有人。

“是真的,我可懒得骗你们,更不会骗我的小宝贝。” Wade毫不在意地说,只盯着不停转圈儿的小蜘蛛才挤出个笑脸,“为我担心了?”

“怎么取出来?一定有办法。” Peter毫无心机地摇晃着他,稚嫩的小脸吓得惨白。他从Wade的前胸一直看到后背,就好像能透视一样。

“能取得出来我还至于对Rumlow唯命是从吗?小宝贝你可真单纯。” Wade讪讪地自嘲着,把面前的人群观察了个通透,“喂,你们谁说话好使?快放了我们,三天赶不回去,我和winter身体里的内置炸弹可就开花了。”


整个房间的声音想被黑洞吞噬了,Tony踹飞了一张椅子,一下又被Jarvis拦住,“你怎么还在这儿?!”他盯着拿他电脑的人吼起来,“你听见了吗?你信吗?内置炸弹?你快告诉我这人的话是天方夜谭!”

“Sir,请你冷静一点,还有你的全名叫TonyStark?”Jarvis小声地说着,“据我所知这个是真实存在的。”

“原理呢?原理是什么?你这家伙不是什么都懂吗?” Tony的声音明显开始烦躁,大口大口地喝杯子里的黑咖啡。

“炸弹应该只有一颗胶囊大小,由微型芯片分成两段。前段囊体装有一种名叫PETN的烈性炸药,后段囊体是与它产生爆炸反应的化学液体。一旦芯片收到激活信号,倾斜10度角,液体流入前端……”


“Boom——我们就开花了!你懂得可真多!”Wade颇为赞赏地跺着脚,像是听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稀奇事。

“是皮下注射的方式吗?” Loki坐在沙发里,一只手撑起下巴思索着,“埋在你们身体什么地方了?如果是女性我相信会在胸部,这需要找个肌肉密度小的地方。”

“对不起,我不想告诉你们。要不杀了我,要不放了我,但不管怎样只要你们不想他炸死,就必须放他回去。”绑在椅子上,Wade任凭Peter在自己身上上下摸索,丝毫不打算配合。


这个男人的背后仿佛腾起巨大黑影,将众人刚刚升起的欢喜压盖了。Loki咬着牙、指甲扣在掌心里,正欲发怒,“那我就先杀了你,把你拆开不就找到了?”

“等等!等等……别、别杀他,请饶了他。我知道在哪儿,我知道那个东西在哪儿。” Peter撑着双手挡在Wade的前面,脑子一片空白,像是恐惧了很久的事终于在眼前了,“我知道,别杀死他。”

Thor阴沉了一天的脸终于有了起色,开口的声音像一口闷钟,“请说。”

“在左边的肩胛骨,我看过winter……用匕首划伤那里,当时以为他在自残,我猜他是想把那东西取出来。”

Thor低声对手下说,“通知Banner医生,明早安排一下。”

“哦我的宝贝,你知道的可真多。放心,他们杀不掉我。” Wade用脚尖轻轻勾着Peter的脚踝,声音冷硬,语气却不以为然,“看在小宝贝的缘故,我就告诉你们。”


图链:并没有开完的车




评论(58)
热度(526)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