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盾冬】看门狗(连载59)—军火商与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Banner医生发誓,认识James就是他最倒霉的事儿,特别是现在。

“你是医生吗?这里是在做什么?”两只手支在防爆玻璃一侧,长长的卷发被Scott梳向两边、绑成马尾状,洛莉望着来不及擦净的血迹问着。

“他给winter动了手术,洛莉。快过来。”鲁格刚把柯尔特安置在座椅上,弯下腰把他掉到脚踝的袜子往上提了提。这个小家伙性格里的顽皮愈加明显,曾经的孱弱完全归结于严重的营养不良。

他现在眨动了几下眼睛,就开始跟一向宠爱自己的哥哥软磨硬磨地想去看狮子了。又说,“dada是不是生了?”

“别瞎说,他是个男人,男人是不会生小孩子的。”洛莉仍旧没放过可怜的医生,一脸疑惑地继续盯着他看,“他怎么了?这些血是他的?”

 

“是,都是他的。想不到他还有力气捡你们三个小鬼养着,所以他以前欠下的医药费我要收双倍。”Banner医生重新把地板擦了一遍,用消毒水冲刷,淡淡的血迹在地板上画了个圈儿就流下去了,“真不敢想象他把你们交给我看着,为你们好,可别跟他学得太多。”

鲁格马上跟着问他,“……你和他很熟吗?为什么他没提过你?”

外面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了,医生把窗户上的百叶窗和厚窗帘拉好,冲着留下保护他们的十几个看守摆摆手,“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我在这鬼地方的经验比谁都多。他们只来了几十个人,James发起疯来一个人就搞定了。”

“为什么你叫他James?”身后一个小小的声音问。


“你们的问题是不是太多了?小家伙们?过来,让Banner医生告诉你们,这个可恶又气人的winter是什么样的。”说完他坐下,比了一个食指,“听好,从我认识他以来,他就是一个兜儿里没钱、总是受伤,受伤就骗酒喝、喝完酒还总叽叽歪歪的小骗子,他欠我的钱、喝我的酒,那真的是比他见过的死人还多。”

三个小家伙直直看着他,不知道怎么接话。Banner医生被围在中间,把双腿舒舒服服地放好,语气有些微微恼火,“现在好了,再加上Steve……”

再加上现在还开始跟美国佬学着当众淫(合)乱,做手术不老实,两个人抱着又摸又亲又舔又喘气,真应该当时就用手术刀劈开他们。Banner医生心里这样怒吼着,皱起眉头可并没有向三个小家伙说。

“别这么看着我,你们这样的眼神跟他学得一模一样。”说完三个小家伙才稍微放松了一点儿,Banner医生也冲他们笑笑。最起码James把他们养得不错。

 

正这么想着时有几声极其细微的不寻常的响声,好似速度极快的弹片击穿了装满细沙的麻袋。所有人立刻警觉,Banner医生竖起食指警告三个小家伙,“嘘——”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轻,可越来越靠近车门,Banner用手拧上台灯的开关,只剩下门口的白炽灯泡闪着。有很麻烦的人不请自来了,他在心里琢磨着。这时门把突然转开了一下,动作力度像呼气一样不留痕迹。

好在他的眼睛短时间里适应了这种程度的黑暗,门外的脚步声撤远了几步,离开了房门一段距离。Banner知道这下糟了,没有支援,这三个小家伙对这些杀手而言简直是送到嘴边的小点心。

“捂上你们的耳朵。”他用手捂住了小柯尔特的双耳,然后用口型冲另外两个说。他们半信半疑地学着他的样子,满脸不解。Banner却清楚这些佣兵开门的方式,如果不是一脚踹开,那就是突击步枪扫射门锁。

 

毫无预警的又响了几下那种不寻常的动静,门把手的地方被精准凿开了一个破洞,并没有想象中的爆裂、震动和飞过头皮的子弹与飞溅的木屑,一片宁静,门就被攻破了,半分钟像半天那样漫长。

“别躲了,我可会开枪的呢。”

房门被外面的人微微一推就开了,进来的人眯着眼适应着光线,手指下意识地摸着扳机。后面跟着的那个异常壮实,像一辆小型卡车一样。他手里攥着一条金属的鞭子,微微抽回就将墙皮戳了个洞。

“你们是谁派来的?要什么?”Banner用手示意小家伙躲到后面去,用英语先这么问着。

进来的人轻蔑地冷冷哼了一声,在墙上摸索几下找到开关,“咔哒”一下车厢照得通明。

“哇哦,看这样子winter的炸弹算是取出来了?怎么没疼死他?”戴着红色兜帽的男人盯住地上几乎不见的血丝,掀开帽子露出那头乱蓬蓬的短发。另一个仍旧不理会。

“谁派你们来的?听得懂我说什么吗?”Banner医生又问了一次。

 

“这几个都带回去?要不要杀掉一个,给James一个警告。”拿着鞭子的不耐烦地说。

听到这个,Banner医生下意识地去摸金属托盘里的手术刀,一记有力的铁鞭用快于子弹的速度抽打过来,金属碰撞和抽碎的“哐当”声格外骇人。

动手的杀手十分冷静,毫无表情地说,“决定杀掉谁?”

“他们还是孩子!混账!”自己的声音比想象中还要沙哑,Banner医生只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到幸运女神的庇护了。

“那就杀掉你吧。”可怕的男人咧开嘴似笑非笑,森白的犬牙特别突出。

 

 

“距离?”

James的眼窝贴在瞄准镜上,下巴向内勾起一道凹凸的线条,一双温柔的手正在滑向他捏肿的胸脯,“……轻点……大约600码了。”手里飞速地将M40A1上了膛,“居然没他妈护航,简直是活靶子。”

“现在进行修正。”Steve下了命令。James裹着那股浓郁熟悉的味道扑面袭来,简直就是他的精神海洛因,上瘾,戒不掉。

“500码,三分之一风速,修正二分之一密位,待击。”James锁定了目标的胸腔。

一声击针撞击底火的“叮”声,瞄准镜里的十字分划板锁定的目标被子弹撞得一震,软绵绵歪倒之后他身边的小队紧急躲避了,“真他妈好笑,我最不喜欢打仗可老他妈在战场。”

拉动枪栓、扣动扳机、退掉弹壳、上膛修正……戴着黑色面罩,只露出灰绿色的眼睛和微红的眼眶,他是一把冰冷安静的狙击枪,又是一个近战高手。每一发打出的子弹都像是从瞄准镜后的眼睛里出来的,瞄准他的猎物。靠近的目标都会被刺穿。

 

“但是Bucky……你就不能换个地方吗?”

Steve一尘不染的黑色手套像一个充满威严的施压者,握住James欣长的、跨在自己腰上的双腿。他躺在悍马的后座上,任James胡来,从底下角度打量这副带有强烈视觉冲击的震撼。

“都说一个狙击手对步兵的杀伤力远超核弹,宝贝儿,你现在可比核弹要火爆多了。”


James快速地扫了他一眼,又校队了狙击枪的风速,Steve能摸出他的双腿绷得笔直,“我他妈早就想这么干了,这辈子一定得骑在您身上开次枪……要不是时间不够我裤子都脱干净了。Shit!这滋味儿比想象的还要命!”

射击的震动带着James的身子一颤,他能感觉出Steve那道灼热的视线,强咽一口唾液润湿喉咙,脚趾头却蜷缩着痉挛了,“Fuck!别他妈看我,您这跟用眼神上我有什么区别!”

“所以我说要不要换个地方,要不是敌人突袭,我们这时候应该在做(合)爱。”Steve轻描淡写地扫着他,说地不紧不慢,却让James整个人差点一软就跪下去。

“……您还是闭嘴吧,我可不想光听您说话就来十次性高潮……”拿枪的手微微抖了几下,干脆把枪收了。因为James对突袭的正确判断所以早已部署了几倍的火力,几乎用不上他。

 

“Wade一定会出卖我们,别他妈相信他!不出一天他就会带人过来。”James在知道放走Redback的消息后暴跳如雷,几乎要追出去。

 

“我想回去一趟,Steve先生,我不能把Peter留在那儿。”James偷偷从口袋摸出皱巴巴的小半包香烟,又被发现按了回去,“Rumlow才不会相信Peter编的那套鬼话。”

他紧紧皱着眉尖的憔悴模样让Steve心疼极了,握紧他布满伤痕和磨茧的手,上面还缠着几条没拆完的绷带,又脏又旧,“你想做什么都行,想什么时候动身?”

热成像瞄准镜中活动的热量点快清空了,James清点着数量,听见了后方滚滚的车轮声。Clint带着几个彪形大汉从车后飞扑下来,捶了几下挡风玻璃,James的脑子里闪过不好的东西,操,肯定有大事不妙了。

“孩子失踪了!手下说Sam车里只有一具成年男性的尸体!”

 

 

香烟能暂时麻痹神经,所以雇佣兵大多都是老烟枪,就好比James这种烟龄比军龄还长的人。刚刚他的疯狂驾驶险些把Clint从后面甩出去,抓住钢板的手被划了个大口子,疼得龇牙咧嘴。

他嚼着烟屁股蹲在地上,Steve也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索马里本就酷热难忍,所有人挤在一个车厢里更是喘不上气。

“这人是谁?最小的那个还在Natasha那里,没事。”最后回来的人是Loki,迈进屋就踩到了满屋的碎玻璃,防爆玻璃居然碎成一地碎渣。屋里气氛一片诡异,谁也不敢多问。

“Whiplash……他不可能是Wade干掉的,加上我也未必干得掉这他妈狗娘养的!”如果眼神能杀人那地上的人已经被James杀了一万次,就像被通红的火钳烫了屁股。

Steve夹着烟的手停在了半空,最后把烟掐掉了,“所以他们的目标是孩子?”

“怪不得!我他妈要宰了他们!”跃起的速度快得卷起来一小阵沙土旋风,“操!是Wade!混蛋!他要是敢碰他们我就……”

 


“嘟——”

地上的对讲机让每条神经都立刻绷紧,声音藏在Whiplash的手掌里。Steve蹲下掰开他凉掉的掌心,心里升起一团雾气。这下无线电的沙沙声更清楚了。

“终于有人发现了,winter,你的脑子是不是被猪吃了?”是Wade的嘲笑和讽刺。

James对着Whiplash的对讲机吼叫,“你他妈的……”

“哈哈哈哈哈哈——听你崩溃的声音还是听舒服的。给我听着,蠢货,玩儿个游戏吧,就当做那年被你踹下去的小Wade要点儿补偿,按我说的做。”


“按他妈你去死吧!”要不是Steve用力地把对讲机抢过来,那现在一定被James摔成了拼图。“我是Steve,你说吧。别伤害我的孩子。”

“呦呦呦,Steve Rogers对吧?那天看你们俩的反应我就猜出来了,只可惜没来得及射击我就晕了。”

“是,你知道我的名字?孩子安全吗?”

“这个我会跟你亲自讲讲的,不过你这么有脸面的家伙怎么会看上他?听好了,孩子在沙子里。不过时间可不多了。”

 

 

空气像被按下静音键,仿佛是为了给在场的每个人足够的缓冲来反应。

“Fuck!”

James大喝一声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向外面的沙土,不久前这里曾经遭受的空袭让原本就凹凸不平的路面上多了无数个大坑。他在闷热的雨季里狠狠打了个寒颤。“鲁格!柯尔特!”他大喊,视野里全是晃动和破碎的影像。

“洛莉!”转了一圈继续喊着,更多的冷汗从他鬓角渗出来,可沙漠上只有James凄惨的吼声。


Steve只觉得胸口被塞了一团毛线,憋得他十指绞得发白。有人在伤害他们的孩子,这个认知令从未当过父亲的他心生恐惧,一脚踹开车门拿出热成像瞄准镜扫视一切。所有人带着手下像沙漠里的小蚂蚁动起来,地表温度接近40摄氏度,若是在闷热潮湿又狭小的地下,成年人也撑不了多久了。

Scott脱了防弹背心,骂骂咧咧地踹倒一块块巨石,跳进坑洞里用脚核实地面,痛苦的样子仿佛身处地心。

“喂!我说你们的脑子都一起被猪吃了吗?!”Loki捶着车门喊着,转头看向车内,“你们忘了是谁第一个发现这几个孩子的?!愚蠢的美国佬们!愚蠢!”

“对啊!”Steve如梦初醒般打了个响指,James和孩子像有魔力一样把他的沉着冷静占领了,“steve!”

 

 

“干得好,好孩子。”

Loki脱掉鞋子的那只脚正踩在steve的后颈,凶猛骇人的野兽此时此刻像一只温顺的大猫,打着哈欠望着自己的主人。刚刚它像扫雷一样“Z”型地来回搜索,最后在一处沙地上来回抓挠,巨大的前爪将沙地挠出无数道深深的爪印。

Steve抱着半昏过去的小柯尔特,在坑坑洼洼的沙地上往回走,他肚子里的怒火正翻江倒海。Wade把他们封在地下战壕里,当James亲自把孩子抱上来时他满心都是说不出口的愧疚。

还算有人性,Wade没有封死入口,否则认谁也救不了他们,这样想着Steve连拥抱都小心翼翼起来,心酸的侥幸又让他抱得格外卖力。

“你说什么?Banner医生也被......”James像失而复得了宝贝。

“咳......嗯,他带走了洛莉和那个医生。”鲁格只喝了几口水就缓了上来,先是一声短促的喉音,那种喘不过气的喘息,然后向混乱的每个人心头最柔软的地方狠狠砸了一棍。

 

评论(75)
热度(432)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