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盾冬】看门狗(连载62)—军火商与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Wade醒了的时候侧躺在地上,没法动弹。

主要的疼痛来自于背部被深深割开的皮肉,胳膊被反捆在身后。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光线,尽管看不到伤口也看不到出了多少血,但他知道一定不少。因为他都能感觉从后心流过后腰那种黏答答的血液。


“哼,我小瞧你了。”Wade撇了撇嘴就坐了起来,不管怎么样他现在自由了,“你能偷袭我,那联手对付Whiplash时你隐瞒了自己的能耐?他是你干掉的?”

“不然呢?”Banner医生的声音在黑乎乎的屋子里听着有些模糊,他还有很多扫尾的工作要处理,“我上一次发脾气还是在好几年前,James总能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一声清脆的折断声,他捏断了几根木条继续喋喋不休地发着牢骚。


“我告诉你,你惹错人了。从上战场就应该有人告诉你们这些佣兵,永远别试图挑战战地医生的脾气!可你们就是不听,在我刚到这里的时候几乎每晚都被气得抓狂,但为了诊所我留下来,尽量不砸穿墙面而是当个合格的大夫……我说你给我些反应好不好!别让我像个自说自话的暴躁狂!”

“那小姑娘快醒了,大夫。”Wade看不远处一团棕色的长卷发开始动了几下,得意地吹了一声口哨。

“你不说这个还好……”说着他快速跳了过去,把快要苏醒过来的洛莉扶起来,“要不是我还有从医的职业心,我真该把你捏瘪再扔出去。看在你是患者的缘故上没揍死你。”


借着光Wade看清了这位挽起袖口的小诊所医生,他白色工作大褂沾着不少污血,声音柔和、眼神从容,论谁也难以把狂躁和力量跟他扯在一起。

“那你也应该庆幸我没有职业良心,否则早就跟Whiplash一起干掉了你。”Wade现下时刻不敢掉以轻心。

柴木房的地上到处坑坑洼洼,来不及修补,就连屋顶上都有弹孔。Wade往一旁挪了挪屁股,免得被弹孔滴落出来的雨水淋成落汤鸡。他知道很快屋子里会暗得伸手不见手指,一场憋闷已久的暴雨正在形成。索马里这个季节里最大的一场雨讯到了。

 

“你先划开火柴好不好,天色这么暗小心我偷袭你。”房间里的空气一下变得凝滞,Wade漫不经心地扭着手腕。绑得死死的。

“你们这些佣兵真是一个德行。”屋里的油灯擦亮把每个角落都照顾到了,他尽量克制住自己的狂躁症不让双手掀翻屋顶,“……你真应该庆幸我这几年控制得好多了。不过在James跟那个男人腻歪着动手术时,我真是气得想冲谁吼几句。”

“腻歪一下就受不了了?还好你刚刚昏着,没听见我的无线电通话。”Wade脸上的冷笑依旧保持着斗志,双目炯炯有神。“我现在需要重新定位一下James的身份,看在他浪得喷血的作风上我决定可以交这个朋友。”

“浪得喷血!?我看他见了那大金毛抱着小金毛简直把屁股浪上天了。”Banner嫌弃地皱紧眉头,像个一丝不苟的大学教授。

 

“什么?!我为什么一打开无线电就听见有人再夸我?”通讯器发出的语调高高的,“当然了,你说得完全正确。你那儿怎么样了医生?我孩子呢?”

“你还知道有个孩子被带走了?我以为你眼里只有那个美国佬了。小姑娘没事,她一直睡着,很安全,马上就醒了。”

“别这样!我他妈一年都没打炮了!”James的声音变得急促起来,透出被喂饱了的嘶哑,“再说了……她跟你在一起比待在我身边还安全……Rumlow的人都冲我来,而只要你在就没人能伤害她了,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了。”

Banner正用手小心擦拭洛莉脸上的灰尘,眼里装满了喜爱,语气却拐了个弯儿,“那我也没有义务帮你带孩子,快告诉我你们的计划,趁我没砸穿这鬼地方。”

“嘿!替我告诉James!就说他的表现棒透了!真后悔以前没来得及跟他讨论一下床技。”Wade开心地重重喊了几声。


“你闭嘴吧!早知道刚刚手劲儿再大点儿!”Banner扭头怒视,“有个跟你一样的家伙,我已经把他身上的炸弹取出来了。他很谨慎,不允许我用麻醉剂也不给我手术刀,只给我一把匕首,也没有像你似的嗥叫,整个过程一声不吭……嘿!快告诉我你们的计划!”

“你是说Wade?你居然有本事偷袭他!哦天啊!Banner医生我总是小瞧你,但那家伙是个诡计多端的混蛋,你最好把无线电拿得远一些,别让他偷听了。”

“好吧。”Banner走到Wade身后停下脚步,低声说,“祝你做个好梦。”紧接着Wade只觉得后脑一记猛击,两眼一黑又昏了过去。

 


Scott闭眼休息着,嘴里默默念叨着什么。他过于专注以至于睁眼就被机外停着的两只巨大秃鹫吓得不轻。“Holyshit!”他叫了起来。

“……我带他只离开一小会儿好吗?你带着弟弟留在这儿睡个小觉,我保证天亮时你们睡醒睁眼的时候我们就回来。”Steve把小鲁格搂得很紧,他们似乎都在为同样的命运抱不平,在这三个人里面James明显更偏爱最小的那个。

他们俩一起回头看看,James似乎对金毛小家伙没有抵抗力,只要他瘪嘴要哭或者摇摇晃晃跑几步就能得到他全部的注意力。现在小柯尔特正一个人独霸着James,看他要走就抱着叫个不停。

“这小家伙和我老哥说是亲生父子都可以了,他小时候就是个金发小魔王。”Scott笑得放心,似乎对这个能为自己出出气的小鬼很是满意。


James脚步矫健地走过来,战斗体型堪称完美。他穿着几乎紧身的黑色作战衣,背上是VZ-61蝎式冲锋枪,笔直的双腿两侧各插一把军刺,大腿处交叉的黑色绑带里藏着一把双刃半齿格斗刀,腰里藏了他最爱的超精巧四弹齐发COP357。撂上小臂的袖口箍住他线条漂亮的肌肉,一支全长1447.8mm的巴雷特82A1瘦长笔直地支在左臂一侧,上机匣和两脚支架已全部武装到位。它就跟James高挑的身高相互映衬,宛如值得信赖的伴侣。

然而他还是没考虑好将小家伙交给谁暂时照顾,总不能背着一个小鬼去炸Rumlow的老窝。

“我和Steve先生要去接洛莉了,应该不会太久。就像我曾经有任务一样。”James抱着小家伙找上了最靠得住的靠山,他把眼睛停在了准备上机的Odin家族。


“Loki……你能不能……”

“不能。”消瘦的二公子直立站着,一只手扶住舱门,眉目高挑而犀利。James牢牢抓住他细长的胳膊不打算撒手,嘴唇也瘪得煞白。小柯尔特迷惑地看着winter在犹豫,又看了一眼表情冷漠的黑发男人正甩手要走。

James一个箭步,“别……你心最软了,帮帮忙,帮我照顾他们一夜……我不能再他妈搞砸一次,要是他们再出事儿我会自爆的。”

“去你的,我可不心软。”Loki瞪大了眼睛扭着上半身,“滚滚滚,把你的小金毛带走,甜言蜜语也没用,奉承夸赞也没用。”脸上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搞定了?”Steve看James冲他招了手,抱了鲁格过去,声音低低地问。

Loki不停躲着柯尔特伸过去的手指,脸色也更加苍白,“……先声明我可不喜欢小孩子,我最讨厌臭小孩。听着,只帮你这一次,Steve!瞧瞧James又欠下了人情。”

“总之……真是谢谢!Shit!我干脆亲你一口了,反正你们西西里人也亲来亲去的。”James一直磨到Loki和Thor放弃这次行动,干脆留下来照顾他和Steve的孩子,这是他视若珍宝的小家伙,更何况洛莉涉险足够让看似平静的James心如火烧。

Steve把鲁格亲手交给了Thor,相视一笑,“我只是让你帮我照顾一下,别打我孩子的主意,天一亮我就回来。”

Thor接过小家伙,动作看似已经相当熟练了,“哈哈哈——美国佬就是心机颇深,你还怕我拐了他们不成?不过真的不需要我们去?”

“不用,你们帮我看好他们,还有那个最小的。”James这下完全把心放进肚子里,任谁也伤不着他们了,“那个最小的,夜里也别忘了塞个奶嘴给他!记得换尿布!”

 

 


Tony摆弄着无数线路,从迷宫一样的数据板抬起脑袋。

“这是我们勘探时用到的便携式无线电接收器,完全抗干扰。”Jarvis绅士地递了过去。

Tony斜着身子从桌缝儿中钻出去,看着手里的电子设备,两只眼睛同时变得亮亮晶晶,如同与罗密欧相见,“等等?你居然有这玩儿意?你到底是干嘛的?”

Jarvis没说完话就看面前的男人低头干活去了,“勘探,地质勘探。地下信号不怎么好,所以在通讯方面考古队实力超群。你们都有什么计划?”

“计划?别提了。Steve巴不得替James出口气,一把就将Rumlow的营地轰飞,他们两个能有什么计划?他们的计划就是把目标轰飞、然后回美国过日子去。”

“那你也会跟着回美国吗?”Jarvis盯着远处那张貌似近在咫尺的脸,总觉得似曾相识。很少有人能与自己聊得来,如果就这样消失了那想起来简直是种遗憾。


Tony没说什么,直接摊开了James手绘的平面图,指给Jarvis,“看到了吗?Rumlow的营地正是个易守难攻的长地,前哨和后哨分别有重兵把守,但愿James脑子好使,没记错艾布拉姆斯M1A1坦克的布局。”

高个子男人凑过去细细勘察,像勘察古迹,“M1A1坦克?恕我直言,我虽然不懂战事但这明显是送死。这在索马里我见得多了。”

“所以……”Tony边说又拿过来第二张布局地图,上面被Sam交错标记了无数红色圆圈,“James说要用尖刀渗透式的打击方式,但谁知道这名字是不是他胡诌的,他那个脑子……”

Jarvis笑着附和他,“所以Steve不打算遵守时间,打算硬攻进去?”

“是的,要我说只要碰了James的人他都会玩儿硬的,他计划直升机和装甲车配合掩护,并不希望用远程火炮大面积覆盖所有目标,毕竟还有个女孩儿在里面,还有那个小蜘蛛,那孩子可别出事儿。”

“他不会有事,我相信Steve处理得好任何问题。”Jarvis的回答格外爽快,Tony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不需要再多添事端,“所以,有什么你搞不定的吗?我可以帮你。”

“我搞不定?我?搞不定?”Tony转身丢过去一个简易雷管,“有Jarvis我就没有搞不定的。”

说完他自己手臂一抖,慌忙拿起手边的水杯给自己灌水喝,“别误会,我说的是我的Jarvis,没说你。”

 

 


“Bucky?你还好吗?”James现在的脸让Steve有些不安。

一年前营救Loki之前也是一样的脸,Steve抬起脸就对上他那双没有任何波动的眼睛,仿佛盯住某个不存在的焦点,说不上是陷入回忆还是空白发愣。

“我很好。我只是想起很不好的片段……见鬼,我……我不想再看见您流血。那场面就像阴魂不散的八爪鱼,追着我缠上来……”James像说梦话一样,用毫无起伏的语气低语。他望着下面漆黑一片的沙地,飞沙打在玻璃上撞出石子儿一般的动静。

Steve只手将他揽了过来,他最不希望看到James这样的样子。当下他眼神空无一物,就像一件被打磨好的武器。他的样子不向在跟谁吐露,单单只是承受不住重荷而已。“Bucky?”

“我在。”他紧跟着回应。

Steve突然笑了一下,他的小豹子爱死了那支狙击枪了,任性地时刻都要带在身旁,“你会守好我的身后对吗?”


James点了点头,发出一声短促的气音又直了下脖颈,像是终于透过气来的喘息。一年前Steve被枪击中的一幕永远是他内心徘徊不出去的幽灵,如果那天不是自己大意……

Steve为了寻找自己而追到了战场上,因为自己而受伤的恐惧感完全沉入他大脑深处。本能的恐惧令他几乎无法遏制,他必须要亲自看着他才放心,否则这就是James始终无法摆脱的阴影。

“我会。我得看着您……”

“是,你负责我的背后,看好我性感的屁股,要是有人看我的屁股你就开枪。”虽然语气伴着笑意,但也不难听出Steve是认真的。

“Fuck!那我可得看好了,我要是会写字就贴个纸条上去,就写'这他妈漂亮的屁股是我的!'”James像吓了一跳,几乎脱口而出。

 

“你们到底有完没完?我简直都不敢想象你们回家之后的日子了。”Scott痛恨起自己的听觉和视觉,面前两个男人看对方的神情就跟脱了衣服没什么差别,“说说计划?”

“洛莉是安全的,这个可以确定……我绝不能让她伤着了。”


提到开战James心里就精明得像个资本家,他紧紧有条地安排正面冲锋和防御,部署主要火力对付装甲营,知道如何旁敲侧击牵制Rumlow的支援,自己则负责正面狙击和掩护,位于营地的制高点领跑。

“我们要随时保持无线电的畅通但不能让他们锁定,死于情报战是最他妈的不幸。”

他用布满刀痕伤疤的手指摊开地图,用一个单词都不会写的右手画出一道完美的进攻路线,在Steve的纵容下更像画了一道漂亮的休止符,一笔即将把自己噩梦一样的过去在今日彻底终止。

鼓点一样的雷声就在赶来的夜路上了。

 


评论(34)
热度(447)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