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打手 weibo:晒豆酱不是调味料

【盾冬】看门狗(连载63)—军火商与雇佣兵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这见鬼的沙漠。

每个人都掐对了三次表,James手里的狙击枪已经调为夜视状态了,并增强到恰当的倍率。Steve在旁边叼着杆小小的激光笔,淡淡的黄光把手里自制地图连纹路都照得一干二净。


眼前就是困住Bucky十几年的营地,Steve盯着那片戒备森严的目标犹如一个监狱一般的六边形。好几米高的特种钢筋混凝土防爆墙内外皆有重兵把守,一共六个哨所外加一圈严密的高压铁丝网。每隔大概五十米就有障碍物或者水泥石墩,四个出口都是单向的,丝毫不给入侵者或里面人逃出去的机会。

Steve看了看表,各小组均已部署到位了,James在他身边固定着瞄准镜,同时拉着身上的毛毯取暖。


“您在做的事儿是干嘛呢?”James的瞄准镜里出现了一辆转动着炮塔的坦克,这块钢铁稳稳地停在正门的位置,若是不解决它,那就算是全世界最嚣张的狙击手也不敢耀武扬威。

Steve用笔在纸张上画着,他几乎搬来了一整个炮火营的火力,“在绘制射程卡,这可是狙击手必须擅长的活儿,别告诉我你没弄过。”

说话的人心里早有了答案,看他开枪几百次也知道James就是没学过。换句话说,他宝贝的男人脑袋里是空的,James只是被训练成杀人的武器却不具备任何防御的能力。


James挪着肩膀靠过来,仔细辨别着卡片上花花绿绿的东西,“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知道你不认识多少字,所以我用图案代替了。”Steve看时间还早,用笔指着讲起来,“先在这里标注用的什么枪、什么子弹和初速,竖向第一排从近到远依次标注距离,我画了树、车、山和最远的人。横向第一排要写清楚俯仰角射度,第二排对应分成三个部分,我也帮你画开了。分别是修正量码数、密位和弹道高度。”

“哇哦......画得可真......不错,真是大工程。不过我从没弄过这东西照样没失手过,因为开枪的机会只有一次。”James笑得甜甜蜜蜜,竟丝毫看不出他绷紧了战斗神经,“有时候经验比较重要,比如现在。”

他说着拉了拉毯子,看Steve压根不明白就笑开了,“就算沙漠昼夜温差再大我也冻不死,可毛毯却是每个狙击手必须要带的,因为要对付狗杂种的热成像仪。这时用毛毯盖住自己的体温,那一般的热成像仪就他妈是个摆设了。”

说完他把Steve的手拉到毯子底下笑着,贴在自己的腹肌上,“况且是他妈挺暖和。”

 


“Jarvis?能不能帮我把他俩的无线电关掉?”Tony压低声音在通讯器里吼着,这简直跟一年多前那次一模一样,所有人的耳膜都要起茧子了,“把那对儿浪漫的人从通讯器里踢出去!”

“恕我无能,Sir,无线电通讯器不比窃听器,所有人员的频道是一样的,不过我可以给你找一副耳塞。”

Natasha嚼着口香糖,语气也冷冷的,“别生气了伙计,现在可不是闹脾气的时候。不过我现在跟Bucky打赌还来得及吗?就赌看谁先拿下第一滴血,输的人全程闭嘴。”

“虽然他经验丰富但我选你。”Clint在四百米外的区域用声音支援她。

捏着手里一小块儿泥土,Steve浮现了一抹窃笑,倒计时进入最后阶段了,他把一个黑色的四方形亲手塞进James手心,像是送上一份精美的礼品,“这是我能给你的,Bucky。按下去这里就不再是你的噩梦了,然后我们一起杀进去接洛莉回家。”


James正戴着夜视镜片,眼里的一切都是绿绿的。但他却再清楚不过,那他妈鬼地方有让他吃尽苦头的刑具、关押他数年的兽笼、折磨他求生意志的泥潭还有毫无尊严、像狗一样的黑色回忆。

他面部的肌肉忽地抽动了一下,正如Steve猜测的那样正确,James被关在这里久到忘记了如何推翻它,一想到他曾经在这里受苦,Steve心底那隐隐约约的灼烧感就更强烈。

“Bucky?你还好吗?”

Steve轻轻在他耳旁最近的地方叫了一次他的名字,James睁大了试图遮掩的双眼,一下回过神,“什么、什么事?”

“你说过会一直陪我到最后,还记得吗?”


James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嘴角终于露出笑容,连僵硬的肌肉也松弛了,很高兴、很高兴的样子。他当然记得,那是他生命中最快活的一天,快活到眼睛甚至开始酸涩了。


跟那天相比Steve现在的脸庞明显消瘦了,但他那次拉着自己跌跌撞撞从拍卖会场跑出来时像孩子一样狂喜,他也一定明白自己像脱壳似的脱掉最后的衣服主动吻他时花了多少勇气。

“我当然记得。”居然生涩地脸红起来,这让James无比震惊却觉得脸皮的血液像煮沸了,“哦操!别他妈看我了!我知道自己挺好看的、可我们又不是死基佬……最起码等我们回去的,内个……这、这个他妈怎么按?”

“你……算了,直接按一下就行了。”太阳穴一跳,Steve恨不得把他整个人直接咬死算了,小豹子就是小豹子,尖牙利嘴永远改不了,随便挠几下也是要命的。

“好吧,开始吧!见他妈鬼去吧!”一枚白磷光亮的照明弹直接打上营地的夜空里。

 


70MM炮弹先是直接打在营地的高墙上,紧接着炸了锅的炮弹雨轰向营地正门口布阵,James脑袋顶是“哒哒哒”的巨响,随即就看到Scott的战斗直升机率先低空掠过了防区。

“Shit!你们真他妈啰嗦,要是我自己来,这时候洛莉已经回家睡觉了。”Scott的声音跟炮弹震动着一起怒吼。

“这叫战略!战略!要是你自己来他妈的只会直接轰进去!”James眼睁睁看在Scott开动了雷电攻击机,炮弹破空之后无数量战车都被气浪掀得又高又远,像塑料模型一样直接砸碎在钢筋水泥围墙上,地面被炸得直震。

“Rumlow的防护兵倾巢出动,你们小心应对。”Steve冷冷地说,声音在无线电通讯器里传开,配合James报出精确的数据,“1号位、4号位炮塔上那两个,450码,三分之一风速,修正密位二分之一,待机后射击。”


“让我来试试这个漂亮妞儿的火力……”

James齿间轻轻捏咬着发红的舌尖,有种像吐信子似的错觉,“叮!”的一声击针撞上底火,同时两架“地狱火”阿帕奇直升机像从他身后垂直拉升,以绝对优势进行低空飞行。

“Fuck!”James忍不住惊叹了,“Steve先生……您的进攻效率简直、简直比您的老二还他妈性感!”

“哦!Fuck!有谁能关了他的通话器吗?!Tony!”Sam真想把火焰弹的方向对准James的屁股。

 


“你们是不是开火了?留神点儿!Rumlow不傻,他在调动兵力!”Banner医生的提醒还没说完,对面的火焰弹就笔直地将这边战车的炮塔生生打了下来,地面也被轰出一个深坑。

“洛莉呢?她醒了吗?告诉她我这就到了!……哦天……宝贝儿你没事儿真是太好了,我这就冲进去把欺负你那混蛋揍进墙!”

洛莉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过来,竟像个在自家睡醒的小孩儿,“好……不过我睡得有点儿晕,是不是睡了好几天了?”

“嘿!你没事就好,要我说以后她还是我看着比较保险,省得你跟我老哥胡搞乱搞没工夫顾孩子。”Scott正精确地掩护自己人后撤,紧接着快速锁定下一个目标。

“你们在打仗吗?”洛莉听起来打了个十分可爱的小哈欠。

“是的,宝贝儿,不过很快就结束了。”James装填好M203榴弹发射器,一发接着一发打击出弹坑,炸开钢铁般的岩石,“别做梦了Scott!这几个孩子都他妈是姓Barnes,别吓我了好吗?”


“什么?”轰隆一声冲天巨响!在两面猛烈的焰火交汇呼应下Steve被照亮的脸扭了过来,他们转换着位置,正在接近最终要拔除的主要目标,“你说什么?”

“我说!这几个孩子都跟我一样姓Barnes!”营地里的炸药量果真如James说得只多不少,除了把围栏炸得面目全非更是击毁了最近的装甲营。

几十发子弹瞬间倾泻而出,“他们应该跟我姓Rogers才对!这件事毋庸置疑。”

原本暗黑无边的黑夜被橘色火焰映照的通亮无比,Natasha那边早就交火得难舍难分,她那儿的装甲战车和火箭弹一起拖出焰尾,笔直在空气里劈开弹道,“究竟能不能把他俩的对讲机关掉!”

 


“凭什么?他们都是我的,跟我一个姓才对!”James像是地狱跑出来的三头犬,子弹打空的枪和榴弹发射器就直接扔掉,拉着突击步枪的拉机柄疯狂扫荡。

“他们又不是你生的。”Tony冷不丁插一句就踩了James的尾巴尖儿。

他们已经很接近正门的位置了,James甚至可以向坦克手掷手雷,即便它被履带压死后跟哑弹没什么区别,“是我生的是我生的!都是我生的私生子!”

Jarvis不解地望着Tony,似乎还理解不了他们开玩笑的方式,可那个人几乎要憋笑到脸部抽筋了,嘴角一抽一抽,“所以你跟四个不同的人生的?哇哦,Steve在听吗?”

“别闹了,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况且连Bucky将来都是姓Rogers的。是不是?Scott?给你老哥一点儿回应,家族的荣誉呢?”

“这件事上我赞同Steve,洛莉应该姓Rogers。”

“天啊!我真的受够了!”在特战飞机遮住月光投下几枚高威力空气炸弹的时候,火焰也几乎炸到半空高,而Natasha和Banner医生的脾气也跟着炸出红光的蘑菇云一起膨胀到了极限,“今晚要是我单独干,洛莉已经回美国了!都给我闭嘴!”

 


为了不暴露位置,在Steve快接近目标时照明弹就停了,他和Steve凭着夜视镜向着炸开的残破缺口移动,两边的火力都异常凶猛,比拼着各自卓越的火控系统交织开火,James躲着不断被炸飞的铁壳,发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踏进这儿,“Fuck!要不是进去找他们,天知道我多想直接把这鬼地方炸飞!”

“听我命令,Sam和Clint继续远程集中攻击,把Rumlow的火力吸引过去,我们快进去了。”说完停在James身前向后伸手,身后也是一片火海。

James弯下腰瞬间抽出双腿两侧的军刺,“唰”地一下从腋下交给了Steve,宛如两条钢铁带刺的玫瑰花茎。


黑长笔直的刀身分布着9公分不规则的锯齿,三面血槽连着向内凸起的强化侧刃,残忍又锋利的刀体孔一直延伸到刀鞘,就如同James曾经为了救Scott潜入监狱时削出的三棱刀片,完全是一把夺人性命的家伙,只要刺入皮肉就能将人体一多半儿鲜血放干净。

Steve捏住它们的绝缘刀把直接把高压电线切割分离,几千伏特的电网围栏几下子就没了脾气。他托起James,两人配合踩着墙壁翻身落地,“……现在我们进去了,按原计划转移火力。”

James一把按住他的肩膀蹲了下来,另一只手反握着军刺,一切都发生地几乎无声,“给我小声儿点儿!潜入!他妈什么叫潜入!在这儿你归我罩,听懂了吗?跟着我!”

看他弯着腰、蹲着身子,Steve也无声地蹲下一起伏击,不远处还有严密的火力部署,几十码的路程仿佛蹒跚着走了一年。


“你在这地方呆了多久?”Steve还是忍不住想问他。

James蹲着摆弄着无线电,等Banner医生的位置,“记不住了,挺小就来了。”

“来了就跟着他了?”

“嗯,反正也没见过别人,都是他教我们。”

他看James漂亮的眼睛眨了几下,飞快地点头,眼色淡了下来就不想多说的样子。心底的念头倒是张牙舞爪地叫嚣起来,Steve想象着自己现在浑身难受的样子一定不怎么妥当。

什么都是他教的。这句话让Steve浑身都开始不舒服,他想劝自己别这样没轻重、没肚量,可每个毛孔似乎都冒着酸气,跟他对着干。

 


一截黑黑的枪管从声源处探出来,Steve率先听到奇异的响动,猛地回头便来不及多想把James压在怀里,顺手把从他腰带上抽出的匕首飞出去。倒下的人只发出一声闷响就歪在一侧,戳穿的喉咙像喷出一朵硕大的红蔷薇。

“哼,你罩我?”Steve只觉得浑身骨头都酸得不舒服了,“在哪儿都得是我罩着你,特别是在这儿。”


无声地拐了一个转角,James握拳做了个手势,随后打开夜视瞄准镜和指示器。“被发现了?!”Steve问得警觉。

“不是,但这个必须干掉!”

James自知不是圣人,Steve更是明白他记仇的臭脾气,多半是跟他有过节的人。扣动扳机之后血液被夜视瞄准器渲染成莹绿色,James扣动扳机之前还振振有声。

“这他妈混蛋摸我还说我是卖屁股的,所以我先爆他屁股还是爆他脑袋?去他妈的。”

被“地狱火”烤热的夜晚在夜视镜下像浪花一样扭曲,绿莹莹的一片。

 


可以想象外面被James闹成了什么状况,无非是弹片横飞、火海一片……这些简直不值一提,哪怕动静太大震得耳膜直响。就是这该死的绳子几乎从手腕栓到上臂,烧起来简直太耽误功夫了。

Wade仔细盘算着生怕露馅儿,闭着眼装昏。偷袭一次还能让你再成功第二次?哼,等着瞧……



评论(53)
热度(415)

© 晒豆酱 | Powered by LOFTER